世界针灸学会联合会

中医药纳入新西兰法律体系

微信图片_20210927150741.jpg

  新西兰政府公报网站9月23日消息显示,新西兰总督帕齐·雷迪9月20日签署《卫生从业人员能力保证(认定中医药服务为卫生专业)法令2021》(2021/265),正式认可中医药成为新西兰卫生专业之一,并将成立中医药专业的监管机构——新西兰中医药委员会。该法令将于2021年11月1日生效。

  作为世界针灸学会联合会团体会员,新西兰针灸学会一直致力于推动中医药针灸专业在新西兰获立法认可。新西兰针灸学会会长罗宾·科尔和原会长帕蒂·麦克格莱德对这一法令进行解读。他们表示,被纳入立法的中医药专业包括针灸、中草药以及推拿按摩疗法。这一法令使中医从业人员获得了与新西兰所有其他卫生职业(如医生、护士和理疗师)同等的认可。立法规管将有助于保障新西兰的中医药卫生实践质量,造福新西兰公众健康。

  新西兰中医药委员会的组建提名工作即将启动。根据法令,新西兰中医药委员会成立后将负责制定中医从业人员临床能力、文化能力和道德行为标准,编制相关文件,建立网站数据库,启动执业医师注册工作。委员会的建设工作可能会持续到2023年。


中医药亮相津巴布韦国际贸易博览会,针灸中心展台人头攒动
  第61届津巴布韦国际贸易博览会21日至24日在津第二大城市布拉瓦约举行。在南部非洲享有盛名的该博览会上,今年首次出现中医药的身影。

  在博览会现场,写有“中国-津巴布韦中医针灸中心”(下称针灸中心)中英文标志的展台前人头攒动。据该中心负责人、中国援津医疗队队员孙爽介绍,几天来她和同事们接待了数百名参观者,为他们介绍针灸中心的建设运营情况、所提供的中医服务项目、能治疗的病种等,还演示了针灸、拔罐、艾灸、推拿的技法和原理。
  许多参观者对小小的银针、长长的艾条、精致的灸盒和用于拔罐的各型号玻璃罐非常好奇。孙爽一一解答他们的疑问。她告诉记者,在此次博览会上,针灸中心是为数不多的几个没有交易性质的展台之一。针灸中心参展旨在更好地向当地人介绍中医药、普及中医药知识。博览会期间,她和同事们为100多人把脉,对30多人进行了针灸、艾灸、拔罐、推拿等治疗。
  去年连花清瘟胶囊在津巴布韦完成注册,成为首款在该国“落地”的中药。在博览会上,不少参观者对中药表现出浓厚兴趣。孙爽告诉记者,通过此次博览会,她和同事们详细了解了本地患者对中医药的需求情况,将努力推动更多中成药和中药饮片在津巴布韦注册,使中药更好地造福当地。
  津巴布韦新闻部长、该国前任驻华大使夫人莫妮卡·穆茨万古瓦也来到博览会为中医“站台”。她告诉其他参观者,自己在华期间常做针灸、拔罐等中医治疗,“这些治疗让我能拥有很好的身体状态”。
  当地民众马弗勒斯·通加最近饱受肌肉疼痛之苦,在听完针灸原理讲解后,他放下疑虑,主动要求体验针灸。当银针扎入合谷穴和曲池穴后,他的疼痛大为缓解,紧皱的眉头也舒展了。“果然像中国电影里那样,这根小小的针是能治病的。”他在治疗后表示,自己会向亲朋好友推荐中医药和针灸,鼓励他们来接受中医治疗。
  据介绍,这所针灸中心位于津巴布韦首都哈拉雷最大的公立医院——帕里雷尼亚图瓦医院,由中津双方共同管理运营,设有中医诊疗室、针灸艾灸治疗室、推拿理疗室、特色技术培训室,通过针灸、艾灸、拔罐等中医药特色技术,为民众提供高水平诊疗服务,同时对津医护人员进行中医理论和实践培训。从去年10月开始试营业至今,该中心先后接待了近400名当地居民。
  津巴布韦国际贸易博览会是津规模最大、参与企业最多的贸易展会,通常在每年4月下旬举办。去年受新冠疫情影响停办。今年该博览会会期原定为4月底,受疫情影响推迟至9月下旬举办。本届博览会的主题是“展示津巴布韦工商业新常态:严酷的现实与良好机遇共存”。


以高质量证据推动针灸走向世界

近年来,得益于中国针灸界努力将针灸学科特点与临床研究的国际通行规则有机结合,证明针灸临床疗效确切的科研论文频登国际顶级医学期刊——

以高质量证据推动针灸走向世界



2017年6月,《美国医学会杂志》刊文,证实电针治疗女性压力性尿失禁效果显著。

2020年3月,《英国医学期刊》刊文,指出针刺治疗偏头痛效果显著。

2021年8月,《内科学年鉴》刊文,证明针刺治疗慢性前列腺炎、慢性盆底痛综合征效果显著。

……

“这些‘效果显著’来得并不容易。”世界针灸学会联合会主席、中国针灸学会会长刘保延说,从1975年到2016年,国际顶级医学期刊发表的24篇针灸临床科研论文没有一篇出自中国学者之手,且其中多篇的研究结果为阴性,一些批评者据此认为针灸不过是“超级安慰剂”。2016年以后,随着证明针灸“效果显著”的科研论文屡屡登上国际顶级医学期刊,针灸的临床价值越来越受到国际社会的认可。中国针灸界努力将针灸学科特点与临床研究的国际通行规则有机结合,以国际公认的高质量证据推动针灸进一步走向世界。

破困境:从“两个世界”中探求科研新路径

数千年来为人类健康作出卓越贡献的针灸缘何被质疑为“安慰剂”?中国中医科学院广安门医院针灸科主任刘志顺认为,2016年以前,国际期刊上认为针灸“疗效证据不足”的科研论文均出自外国学者之手,他们在试验设计和实施过程中,并未把握好针灸疗效特点和影响疗效的关键因素。

刘志顺已经在国际顶级医学期刊上发表了5篇证实针灸疗效的科研论文,基于30余年的临床科研实践,他表示,针灸的随机对照临床试验要有良好前期研究基础,要选择针灸优势病种、遵循针灸疗效特点设计方案,还必须有严格的质量控制。以深刺天枢穴治疗便秘为例,针由穴位刺入必须抵达腹膜层,并且在持续治疗4周后,才能明显起效。设计方案时必须找准这些影响疗效的关键因素,否则试验往往会得到阴性结果。

怎样找准关键因素?“靠临床实践!”刘志顺团队成员、广安门医院针灸科副主任医师王扬谈到,针灸科研与临床密不可分,行之有效的科研方案都是从临床实践中凝练出来的,试验设计越贴近临床实际,越容易得到反映客观情况的科研成果。

“将‘理想世界’与‘真实世界’两种范式、方法相结合,是构建针灸临床评价体系的关键。”刘保延解释,中医科研源自临床实践,针灸的疗效是在“真实世界”中产生的,所以,针灸科研不能照搬现代医学临床科研范式中“理想世界”的研究方法和规则,而要“两条腿”走路,在针灸新方案的发现、优化及推广应用阶段,以“真实世界”临床评价方法为主;在干预方案的疗效确证阶段,借助国际通行的随机对照试验为工具,并融入“真实世界”中针灸起效的规律,以此设计出符合针灸学科特点的试验方案,从而取得高质量科研成果。

立标准:按针灸临床规律设计科研新方案

“取得学术界公认的科研成果还不够,还要建立符合针灸规律的临床研究规范。”中国针灸学会标准化工作委员会副主任委员兼秘书长武晓冬介绍,为了进一步规范针灸临床研究,中国针灸学会牵头,从科学假说、设计方法、病种选择、穴位方案等15种临床评价核心要素入手,改良创新科研方法,创建国内外首个《针灸临床研究管理规范》,指导了全国数十项针灸临床研究项目顺利开展。

目前,针灸标准与临床评价标准体系日益完善,已有国家标准31项、团体标准44项,涵盖基础理论、名词术语、常用器具标准、安全评价规范等各个方面。世界针灸学会联合会正在加紧制定针灸技术操作规范、针灸临床实践指南制定和评估规范等国际标准。

在刘保延看来,建立标准要靠针灸界的专家们群策群力,推广标准则应借助信息化技术平台。他带领团队打造了全链条中医针灸临床研究共性技术平台,为国内240个科研项目提供实时动态数据的上传与反馈,管理受试者累计7万多例。该平台还包含国际上唯一一个世界卫生组织认可的针灸临床试验注册中心,目前已注册有339项针灸临床试验。

正是有了可推广的科研标准,高质量的针灸临床研究成果才如雨后春笋般涌现,而高质量科研成果又将大大推动针灸临床的发展。“针灸疗法正在逐渐进入西方医学的治疗指南。”中国针灸学会技术评估工作委员会主任委员赵宏介绍,由于高质量的针灸循证证据越来越充足,多个西方医学指南将针灸疗法作为干预措施进行分析、评价及推荐,这意味着针灸的临床价值越来越受到全世界的重视。

开新局:打造融通中外的科研新范式

如今,“针灸热”在国际上温度不减,国外学术界对针灸疗效的质疑之声却始终存在。刘保延认为,针灸受质疑的根源在于中西方文化冲突而造成的科研思维差异,破解之道是推动中西医科研交融互补。

“要打造融通中外的科研新范式。”刘保延说,现代医学科研是在“理想世界”中揭示生命的规律,中医科研是在“真实世界”中总结“驾驭”生命的方法,未来,应将这两种研究方法更加深度地融合,把“理想世界”的技术方法纳入到以人为中心、以临床疗效为导向的“真实世界”研究中,建立遵循中医药自身规律的科研新范式。

“针灸科研适合阶梯式递进的发展模式,这将是一个漫长的过程。”刘志顺谈到,从2004年他带领团队开始研究深刺天枢的疗效优势,到2016年试验成果刊发于《内科学年鉴》,12年的时间里,团队经历了干预方案的发现、优化、验证及推广再评价4个阶段,充分运用了“真实世界”的研究思维,并借助了“理想世界”的研究工具,严谨论证了针灸的临床价值。

“新的科研范式将为针灸走向世界打开崭新局面。”刘保延表示,当前,很多验证针灸疗效的多中心、大样本临床试验正在进行中,随着在新的科研范式下研究的不断深入,更多证明针灸确切疗效的高质量科研成果将涌现出来,为针灸进一步走向世界铺平道路,促进针灸为维护世界人民健康作出更大贡献。(张梦雪)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