世界针灸学会联合会

【第四届国医大师医道传承⑮】王晞星:以和法分期论治大肠癌

作者:山西省中医院 赵惠峰 来源:中国中医药报 点击:1389次 更新:2022-11-11
  

王晞星团队在临床大量病例中总结经验与思路,开展多项研究,有效证实中医药的早期介入、应用和法分期辨证论治在大肠癌治疗中的重要意义。总体上,术前宜调和寒热、术后重调和肝脾、化疗期主调和气血、肝转移期调和升降,在此基础上根据患者刻下症进行加减用药。




大肠癌是临床常见的消化系统恶性肿瘤之一。外科手术、放化疗等手段能不同程度治疗或缓解大肠癌患者的临床症状,但手术并发症及放化疗毒副作用也严重降低了患者生活质量。


国医大师、山西省中医院主任医师王晞星从事中医、中西医结合临床工作多年,擅长治疗肿瘤及消化系统疾病,坚持中医整体观念和辨证论治,灵活化裁经方。王晞星团队在临床大量病例中总结经验与思路,开展多项前瞻性和回顾性研究,有效证实中医药的早期介入、应用和法分期辨证论治在大肠癌全程治疗中的重要意义,并在临床中引申和法内涵,形成和法治疗肿瘤及疑难重症理论体系。


王晞星结合中医整体观念和辨证论治的思想,认为脏腑经络、阴阳气血等相互和谐,机体才能达到“阴平阳秘”的状态,故十分重视和法的运用。大肠癌多是由于脏腑功能失调,机体正气亏虚,邪毒下注大肠所致,其临床病机复杂、病症繁多,王晞星钻研和解少阳、调和肝脾、调和寒热、表里双解的经方,通过和法扶正祛邪,调和阴阳、寒热、气血,调和脏腑经络,解毒抗癌,达到“内外调和,邪气不能害”的目的,临床广泛应用和法来治疗肿瘤疾病,针对患者疾病发展周期的各种复杂变化,把握疾病不同阶段的病因病机,更好地发挥治疗效果,实现“与瘤共存”的理念。


术前宜调和寒热

目前,外科手术仍然是大肠癌主要的治疗方式,此阶段的肠癌患者,脏腑功能失调,肠道外邪壅滞,气滞血瘀、痰凝毒聚,产生不同的病理产物蕴结体内,发为大肠癌。病理产物堆积使得机体上下阻塞,火热毒邪盛于上部,寒浊湿毒注与下部,出现寒热错杂的症候,且多为实证。火热毒邪蕴于上则见心下痞塞,寒浊湿毒则腹部畏寒、肠鸣,舌红苔薄黄,脉沉弦或数,治疗时宜调和寒热,选用半夏泻心汤或乌梅丸加减治疗。


术后重调和肝脾

大肠癌术后患者,气血受损,脏腑功能亏损,脾胃为后天之本,气血生化之源,应首先顾护患者脾胃,使得脾胃健运相济、升降相宜,患者能够纳食,气血化生有源,术后恢复才能达到期望标准;患者术后焦虑忧思、情志不畅,肝属木,脾属土,木郁乘土导致脾虚失运,故大肠癌术后患者,多为肝郁脾虚,可见善太息、烦躁易怒、食欲不振、反酸、腹痛便溏,舌红,苔薄,脉弦等,治疗宜疏肝解郁、补气健脾,选用逍遥散加减,使肝气调达、脾胃健运,帮助患者术后恢复,调畅情志。


化疗期主调和气血

部分大肠癌患者在术后需要进行辅助化疗,彻底清除残留癌细胞,防止疾病复发。术后化疗期间,化疗药物的毒副作用损伤人体正气,致气血亏虚、经脉失养,无法濡养四肢,或药毒瘀滞机体四肢,导致经络滞涩不畅,血脉瘀滞,在治疗期间出现机体感觉障碍、手足麻木、手脚冰凉甚至疼痛等不良反应,严重影响患者的生活质量,部分患者由于机体副反应过大不得已减轻化疗用药或者更换化疗方案甚至暂停化疗,对患者的生存造成严重负面影响。王晞星紧扣正气亏虚的病因,以活血解毒、温经通络为主要治法进行干预,方选用补中益气汤加减治疗。


肝转移期调和升降


恶性肿瘤转移灶的发生和控制,是影响肿瘤患者生存期的一个重要因素。肝转移是大肠癌预后不良的主要原因,数据研究表明,大约25%的大肠癌患者在诊断时就已经发现有肝脏转移,有40%~50%的患者在术后2年左右出现肝转移。患者久病脾虚,反侮肝木,使得癌毒侵犯肝脏,发生肝转移,患者症见神疲乏力、肝区疼痛、面色苍黄或萎黄、食欲不佳,甚至出现低热,舌质淡、苔薄白、脉沉细无力,治当疏肝健脾、散瘀解毒。在治疗过程中,从“脾虚”着手,兼顾补肝调肝、调和升降,选用自拟补中调肝汤加减治疗,方用补中益气汤加麦冬、五味子益气养阴,加壁虎、浙贝母、山慈菇解毒化痰、软坚散结;加石见穿、蜈蚣以解毒散结,兼引药入肝经,诸药共奏补中调肝、消癥散结的功效,能有效延缓大肠癌肝转移患者的病情进展,改善患者不适症状。


中医讲究整体论治,主张病证症相结合,在兼顾病、证的同时,根据患者刻下症进行加减用药,治疗患者的不适症状,也是临床治疗的关键所在。针对大肠癌患者,临床选方用药时,若见大便黏滞、有排便不尽感,可加土茯苓、薏苡仁、野葡萄藤、苦参祛湿解毒;若便血者,加生地炭、地榆、槐花凉血止血;若腹痛明显,加土元、元胡止痛。若化疗后出现手足综合征,手脚麻木症状明显,酌加桂枝、川芎、鸡血藤、蜈蚣温经活血,搜风通络;四肢逆冷者,可加细辛、制川草乌散寒通滞;若四肢疼痛明显,可加片姜黄、元胡、木瓜通经止痛;若可见四肢憋胀不适,则选用香附、乌药行气通滞;四肢浮肿明显者,或可合用五苓散,再入车前子利水消肿。“肝为罢极之本”,肝转移期神疲乏力明显者,加重黄芪用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