世界针灸学会联合会

【第四届国医大师医道传承】肖承悰:以和法病证结合治妇科病

作者:汤玲 来源:中国中医药报 点击:1214次 更新:2022-08-04
  

肖承悰既崇尚中医经典,又重视现代医学,坚持病证结合,四诊合参、辨证论治,学术理论特色鲜明。她继承发扬了燕京萧氏妇科“和合灵动”的学术思想,重视以“和”为贵。认为活学活用中医经典,不单纯是背一首方、治一种病,不能只知其然,还要知其所以然,要结合妇女的生理、病理特点以方测证,探讨病机,病证结合,辨证施治。

国医大师、北京中医药大学东直门医院主任医师肖承悰既崇尚中医经典,又重视现代医学,坚持病证结合,四诊合参、辨证论治,学术理论特色鲜明。她继承发扬了燕京萧氏妇科“和合灵动”的学术思想,重视以“和”为贵,强调“肾气统合女科气多血少”的学术创新,将经典古籍与临床实践相结合,融汇中西,不断挖掘学术思想内涵,总结临床经验,在当今妇科疑难疾病发病率逐年上升的形势下,不断提高中医临床疗效。

阴平阳秘 以和为贵

选药力求平和,用药精妙,阴中求阳,阳中求阴,动静结合,讲究平衡和谐,贵在一个“和”字

阴平阳秘,是指阴阳动态平衡,《素问·生气通天论》中记载:“凡阴阳之要,阳密乃固,两者不和,若春无秋,若冬无夏,因而和之,是谓圣度。故阳强不能密,阴气乃绝;阴平阳秘,精神乃治;阴阳离决,精气乃绝。”此段经文揭示了阴阳协调平衡是维持生理功能的必要条件。肖承悰在临床上注重肾中阴阳平衡,讲究“中庸之道”。凡肾中阴阳不衡,肝脾不和,气血失调导致妇科疾病时,即用和法,调其偏胜,扶其不足,达到肾中阴阳平衡之目的,使病去人安。例如:辨其肾中水火之盈亏,病证之虚实,而调其阴阳,恢复肾中阴阳平衡。肾阳虚者要用中性偏阳的药物,肾阴虚者要用中性偏阴的药物,以达到调和阴阳、阴平阳秘的目的。

肖承悰认为女子为阴柔之体,常常处于“血不足、气有余”的状态,更应“以和为贵”,遣方用药必时时顾其阴血元气,不能采用刚强猛烈之药,用药应讲究平和、轻柔,要养护女子的阴气和精血。选药力求平和,用药精妙,阴中求阳,阳中求阴,动静结合,讲究平衡和谐,贵在一个“和”字;女子以和为贵,和则气血顺畅,月事应时而下。肖承悰用药一向反对一派苦寒,寒主收引、主凝滞,过于苦寒有碍气血流通,再者苦寒伤脾胃,不利于机体的运化功能;有毒药物从不应用,小毒药物酌情少量短时、配伍减毒使用;未避孕患者用药“双保险”,确保如若受孕万无一失。肖承悰用药赞同《素问·五常政大论》中所述:“大毒治病,十去其六;常毒治病,十去其七;小毒治病,十去其八;无毒治病,十去其九;谷肉果菜,食养尽之,无使过之,伤其正也。”其用药绝大多数都是医家最常用的,极少用生僻之品,却能在临床上每获良效,很多疑难病症患者都能获得满意的疗效,无不体现肖承悰深谙中药药性及药理又具独特临床见地的特点。


衷中参西 病证结合


月经产生的路径是“肾气-天癸-冲任-胞宫-月经”,与现代医学的下丘脑-垂体-卵巢内分泌途径反馈作用系统的作用机制是相符合的

肖承悰坚持中医为主,西医为辅,一切以疗效为标准,同时主张利用现代理化检测手段明确西医诊断,进而明晰发病机理、病理生理的改变、疾病的发展与转归、就诊病患所处的病程节点,然后融入中医的辨证施治,中西医结合规范治疗。正所谓“子当辨记,勿谓不然”。肖承悰在疾病的诊治中充分运用了中西医结合的优势,参照西医诊断,结合中医辨证论治和随证加减以达到提高临床疗效的目的。肖承悰重视“肾气-天癸-冲任-胞宫-月经轴”对女性生理、病理的调节作用。早在1979年5月,肖承悰在全国中医妇科师资进修班讲义中写道:因肾气是产生月经的最开始的环节,所以它很类似下丘脑产生的促性腺激素释放激素的作用,而天癸则似垂体前叶所分泌的促性腺激素(FSH及LH),并代表了卵巢的一部分功能。冲任二脉直接作用于胞宫是产生月经的最后环节,故类似卵巢所分泌的雌、孕激素的作用。督脉任脉循环往复,维系人体阴阳脉气的平衡,维持月经的周期性,很类似卵巢与下丘脑-垂体的反馈作用。而心主神明、肝主谋虑、脾主思虑的生理功能又与大脑皮层的功能相类似,对月经周期是有影响的。所以说月经产生的路径是“肾气-天癸-冲任-胞宫-月经”,与现代医学的下丘脑-垂体-卵巢内分泌途径反馈作用系统的作用机制是相符合的。而且在近60年的临证中,肖承悰一直将中医“肾气-天癸-冲任-胞宫-月经轴”理论与西医“下丘脑-垂体-卵巢性腺轴”理论结合,治疗妇科生殖内分泌疾病。

肖承悰认为作为一名现代中医,先辨病,力求达到中医及西医病名的吻合,再辨证,才是现代中医应具备的临床思维模式。如果在临床上遇到一时难以辨病的疾病时,就要暂时按辨证治疗,在治疗的同时尽快明确辨病。中医学宝库浩瀚无边,只要认真学习及思考必定会找到中西医病名的对应。例如,肖承悰针对现今体外受精-胚胎移植(IVF-ET,又称试管婴儿技术)中冷冻胚胎植入子宫的过程,提出中医“冷症”的概念与之对应。肖承悰还指出,关于卵巢囊肿,早在两千多年前,古人已经作出了形象描述,在这些描述中不仅准确、通俗地阐述了卵巢囊肿的形成和临床表现,还明确地指出了卵巢囊肿的发病原因及机理,如《灵枢·水胀》云:“肠覃何如?……寒气客于肠外,与卫气相搏,气不得荣,因有所系,癖而内着,恶气乃起,瘜肉内生。其始生也,大如鸡卵,稍以益大,至其成也,如怀子之状,久者离岁,按之则坚,推之则移,月事以时下,此其候也。”

调情理志 心平气和


女性患者心理极易波动,且多虑敏感,所以遣方用药要兼顾疏肝理气、养护肝血,以期患者心平气和

肖承悰在中医妇科病因学及临床治疗上都十分强调和重视情志因素。《素问·阴阳别论》曰:“二阳之病发心脾,有不得隐曲,女子不月,其传为风消,其传为息贲者,死不治。”肖承悰对此经文的理解是:应作为倒装句,即“有不得隐曲,二阳之病发心脾,女子不月,其传为风消,其传为息贲者,死不治”来加以理解分析。隐曲是一个多义词,出现于古代文献中,多指隐私,如阴部、房事,还有难言之隐的意思。肖承悰认为在此经文处应理解为“难言之隐”。中医学五脏之间有相生相克的关系,女子因有了“隐曲”(难言之隐)就会产生精神抑郁,进而发生肝气郁滞,肝木克脾土,脾主运化为气血之源,脾土化源不足,继而造成闭经。木郁克脾土、脾土克肾水,肾精亏损亦可致闭经。脾病而致肌肉干瘦,如风消之物,是为“其传为风消”,脾土生肺金,母病及子,肺气虚弱,不能运布,水精留于胸中化为痰,导致气息贲冲,是为“其传为息贲者”。

肖承悰指出,现代女性社会生活及工作节奏快,职场竞争激烈,生活压力也大,一旦理想与现实产生较大落差时,就会致使女性经常处于紧张、不满、焦虑、抑郁等情绪之中,从而大大增加了患病风险。因此,在妇科疾病的治疗中,患者的焦虑程度与治病有效率成反比。女性患者心理极易波动,且多虑敏感,所以在患者就诊时对其进行积极的健康教育及心理疏导,遣方用药要兼顾疏肝理气、养护肝血,以期患者心平气和。女子以肝为先天、以血为本,肝肾同源,肖承悰在辨治妇科疾病时十分重视女性肝血的养护和肝气的调理,临证时多选用药对调治现代女性之肝气不舒、郁结成疾。例如,夏枯草、郁金二药合用,既能疏肝、清肝,还取其散结化瘀功效,多用于治疗闭经、痛经、癥瘕等病证;白芍、赤芍二药合用,二药均归肝经,白芍养肝血,赤芍泻肝火,白芍扶正气,赤芍行瘀滞,是补泻兼施调养气血的精良药对,广泛应用于女性经、带、胎、产、杂病的治疗;潼、白蒺藜合用,潼蒺藜既能温补又能滋补肝肾二脏,白蒺藜则清肝解郁,二药一补一清,既补又通,二者合用治肝肾不足所致阴血亏虚夹瘀之月经失调、闭经、多囊卵巢综合征兼有肝热证见痤疮者,既补肾又疏肝,达到标本兼治的目的。药物施治的同时配合细致的心理疏导,常能宽解患者郁闷情绪,使气顺血调,疾病向愈,从而获得满意疗效。

传承创新 和合灵动


继承发扬燕京萧氏妇科“和合灵动”思想,创新提出以“肾-天癸-冲任-胞宫”环路制化为核心,总立“治肾五法”主宰环路制化运行

肖承悰为京城四大名医之首萧龙友的嫡孙女、燕京萧氏妇科第三代学术继承人,自幼在祖父萧龙友身边长大,得到祖父及叔伯的亲自指点,又经中医院校教育的学习,先后跟随刘涵九、秦伯未、任应秋等名师、大家学习,完善并创新了燕京萧氏妇科的学术思想及内涵。肖承悰重视古籍的学习,对傅青主的学术思想尤为推崇,她继承并发扬了燕京萧氏妇科“和合灵动”的学术思想,强调“肾气统合女科气多血少”,创新提出以“肾-天癸-冲任-胞宫”环路制化为核心,总立“治肾五法”主宰环路制化运行;主张天癸根于肾精,发挥调癸嗣育、制化血水的作用;重视冲任作为环路制化的枢机作用,专立理冲之法、安任之法以承上启下;胞宫作为环路制化之下端,为环路制化功能的集中体现,以“通胞脉”之法疏通冲任与胞宫之间的血脉,以维护环路制化的生生不息。

肖承悰在长期的临床工作中勤于思考、勇于创新、继承发展、独具匠心,自拟方、古方化裁、古方活用等临床疗效甚佳。她认为活学活用中医经典,不单纯是背一首方、治一种病,不能只知其然,还要知其所以然,要结合妇女的生理、病理特点以方测证,探讨病机,病证结合,辨证施治。肖承悰中肯地指出,对于传承保留至今的各个流派、各家学说的学术观点,我们既要看到它们的独到之处,又要明察他们的偏颇之地。勤求古训,博采众长,去其偏颇,为我所用,才是正确的对待方式。

对于学术研究,肖承悰赞同我国近代著名教育家蔡元培的客观论述:“研究也者,非徒输入欧化,而必于欧化之中,为更进之发明;非徒保存国粹,而必以科学方法,揭国粹之真相。”肖承悰总是说:“向经典致敬,与时代同行,中西医结合、中西医并用。”无论西医还是中医,临床疗效是根本,传承、发扬、推广更离不开临床疗效。从临床疗效上找突破、下功夫、练内功,才是传承中医、振兴中医、发扬中医所需要的。中医药历经数千年而长盛不衰、生机盎然,不断适应实践、守正创新是根本动力。实践证明,面对未来人类可能面临的未知挑战,我们必须有更大的信心和决心,重视和发掘中医药中蕴含的博大智慧和精深理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