世界针灸学会联合会

【说明白讲清楚中医药疗效·大家谈⑭】祝世讷:中医学原理或为人类新医学主旋律

作者:王青云 来源:中国中医药报 点击:1088次 更新:2022-07-18
  

  医学被科学界称为第一门研究复杂性的科学。中医学基本原理的价值已超出中医自身,是对人类医学的重要贡献,正引领医学和科学向以人为代表的复杂性领域开拓,其科学价值和革命意义将由未来的发展所证实——


祝世讷,山东中医药大学原自然辩证法教研室主任、教授。著有《中医学原理探究》。

中医学基本原理是对医学基本问题的中医解答,其核心是人的生命及其健康与疾病的特性和规律。

中医学基本原理有哪些?如何从基本原理出发看待中西医学的差异,差异的本质是什么?这些原理对于“说明白讲清楚中医药疗效”有什么启示?又会对人类医学发展有怎样的意义?就此,本报记者采访了山东中医药大学教授祝世讷。

还原论是中医学与西医学之间的“鸿沟”

记者:您如何看待中医学与西医学的差异?差异的本质是什么?

祝世讷:认识中医学与西医学的差异,需要历史的观点、全局的观点和必要的理论思考。中医学起源和发展已有数千年,西医学自古希腊开始起源和发展,与中医学的差异从希波克拉底时代就开始萌生,经过中世纪的扩大、近代的加深,到20世纪达到了“不可通约”的程度。

中国从1956年开始了中西医结合研究,后发展为世界性的中西医结合研究。半个多世纪以来,几代人为之付出了艰辛努力,进行了海量的研究,但中西医结合的预期目标远未达到,充分的实践使中西医之间的差异更加明晰。其症结何在?这是一个医学难题,也成为整个科学发展面临的现实难题。

我学哲学出身,1978年调到山东中医药大学,执教研究生的自然辩证法系列公共课,中医学与西医学为何有如此大的差异,其根源和本质是什么?这个问题成为我几十年教学中师生共究的热点和难点。它就像一个巨大的学术旋涡,绞尽脑汁也难理清头绪。只有从旋涡中立起身来,站到岸上回头看,才能清醒许多。

中西医学的差异,极像几何学的“欧氏几何”与“非欧几何”。两者都研究空间特性和规律,但“欧氏几何”研究的是曲率为0空间,而两种“非欧几何”分别研究了曲率大于0和小于0的空间,据其不同特性和规律分别认识和总结出不同的公理和定理。空间曲率的0与非0,是欧氏几何与非欧几何之差异的根源和本质。中医学与西医学的差异同样如此,根本原因在于二者以不同思路选择研究对象,分别认识和总结了不同的特性和规律。

记者:中西医学的差异主要体现在哪些方面呢?

祝世讷:中西医学的差异主要体现在学术和思想两大层次。

学术层次的差异现实而常见。二者从不同的方向分别认识了人的生命及其健康与疾病的不同特性和规律,形成两种完全不同的学术体系。中医学关注的焦点是人的生命及其正常与失常。而西医学关注的是另一个方向和焦点,即人体及其疾病与防治。

思想层次的差异内在而深刻。二者遵循了两种不同的世界观和方法论,中医学根植于中国思想文化,饱含周易、道家、儒家思想,是以活生生的地球人为样本,形成系统论思维。西医学根植于古希腊的原子论,认为世界的本原是原子,世界万物都由原子组合而成,故将其还原为原子,就能揭示和阐明其根源和本质。西医学遵此思维,演变成为“还原论医学”。

中西医学之间的差异,根源和本质就在于西医学遵循的还原论,它是横亘于中医学与西医学之间的“鸿沟”,由此也导致了中医学与西医学一系列基本原理的根本差异。

破解人的复杂性是中医学现代研究的关键

记者:中医学基本原理有哪些?如何从基本原理出发看待中西医学的差异?

祝世讷:中医学基本原理主要有7条:系统思维原理、以人为本原理、超解剖原理、辨证论治原理、生态调理原理、中药方剂原理、阴阳原理。其中的每一条,都从根本上异于西医学,不同于西医学视野,可从整体上看清楚中医学与西医学方向相反、视野相左、核心并立、体系隔离的差异性。

中医学原理虽是医学的,但其背后还有更深的科学和哲学原理,最重要的有三条:

一是人的生命之道。这是中医学的科学内涵、学术本质,即人的生命特性及其规律。中医学很早就把关注的焦点集中于人的生命,建立起生气、生生之气的概念,认识了“阴阳自和”的自组织规律,认为生命是人的本质,生命健康是医学之本。防治疾病注重“助人生生之气”,因此注重养生,创造了打坐、气功、拳术、膳养、针灸、方药等养生方法。而西医学遵循的“生物医学”,把关注的焦点集中于人体及其器质性病变,其方向悖于中医学中人的生命之道,因此无法与中医学沟通和交融。

二是系统观。从原理来讲,宇宙孕育生命,天生人。中医学认识到这一点,论称“人以天地之气生”“人生于地,悬命于天”“生气通天”,故对生命的研究,是将其放到孕育和产生它的宇宙或称天地中展开,这就与周易以及道家、儒家的世界观高度交融,成为理解人的生命的世界观和方法论。人是世界上最复杂的系统,其复杂性和规律呈现于人的健康和疾病中。中医以人为本,如实地接触、研究、掌握了健康与疾病的各种复杂特性和规律,并如实地反映到理论和实践中。目前学界有一种“人的宇宙学原理”研究,探究人类和人的生命产生和发展的宇宙特性和规律,生辰八字和五运六气当涵其中。

三是人的复杂性。中医学在西医学的视野之外研究和认识了什么?可用两个字概括——“复杂”。中医学被科学界称为第一门研究复杂性的科学。广泛接触、大量认识、紧紧抓住人的复杂性,是中医学特色和优势的深层内涵。中医学认识的“复杂”体现在许多方面,比如认识了比人体更复杂的生命运动结构,还有中药方剂,中药方剂是中医独创的用药方式,比单味中药多了“复杂性”,方剂的“合群之妙”就妙在把药性和药效复杂化、组织化,以应对病变的复杂性。

19世纪之前的科学,尚未发展到能研究世界的复杂性,没有为中医学破解人的复杂性提供理论和方法,使经典中医学对人的复杂性的认识常常“知其然不知其所以然”,人的复杂性成为束缚经典中医学研究和发展的瓶颈。直到20世纪后半叶,复杂性才成为现代科学研究的一个突破方向,被称为“21世纪的科学”的复杂性科学兴起了。此时,破解人的复杂性成为中医学现代研究和突破的关键。

在我国,钱学森倡导的系统科学率先展开了对复杂性的研究,他也最先从系统科学认识中医,他说,“中医理论包含了许多系统论的思想,而这是西医的严重缺点”“人体科学一定要有系统观,而这就是中医的观点”。

当前,中医学已与系统科学交叉建立起专门研究人的复杂性的现代理论——“中医系统论”,正从人的复杂性方向突破经典中医学的发展瓶颈,并力求创新。对中医学原理的深入探究将把中医系统论研究拓展到人类医学,并推动人类医学进步。这一过程中将遇到两重困难:一是会不自觉地陷入经典中医学对人的复杂性认识的局限中;二是西医学还原论思维的阻碍和干扰。但人的复杂性客观存在,医学必定要对其进行研究,中医系统论和系统中医学已经开辟了研究道路,医学的真理追求者终要突破人的复杂性,把人类医学发展到新的阶段和水平。

记者:如何从中医学角度看待“说明白讲清楚中医药疗效”这一命题?中医学原理对于这一命题有什么启示?

祝世讷:“说明白讲清楚中医药疗效”这一命题,抓住了中医学研究和发展的深刻矛盾。矛盾在于,中医药的疗效真实可靠,证明了中医学的科学性,即中医学能够正确认识和驾驭疾病的防治规律。但由于现在对中医学的有限认知,无法透彻地揭示其原理,还处于“知其然不知其所以然”的认识水平。

其实,对于“说明白讲清楚中医药疗效”,经典中医学已有回答,但有局限。经典中医学是指发展到1840年的中医学。“说明白、讲清楚”是其回答了几千年的老问题。各代人都有各代人的探究和回答,并且经过了实践检验,成为经典中医学的重要内容,它基于并包含着各种“不知其所以然”的认识。

中医学要根本性地“说明白、讲清楚”,必须坚决突破经典中医学的局限,大力发展包括实验在内的中医学现代研究。应抓住三点:一是经典中医学的现代理论研究。经典中医学中“不知其所以然”的部分是需要“说明白、讲清楚”的“题根”。其答案需要“从人身上找出来并从人身上予以阐明”。二是开展中医学的现代实验研究。医学的发展必定是要走上实验研究的道路。必须冲破“从临床到临床”的认识局限,这是解决“不知其所以然”“从人身上找出来并从人身上予以阐明”的唯一实践途径。第三,要有国家战略和布局。中医学如何突破和创新?应把中医学复兴作为中华文明复兴的战略项目,列为国家规划,进行顶层设计,有计划、有组织、有要求地进行。但不能限于数量扩张,关键是强化中医学现代科研,强化多学科交叉,集中力量有计划地攻关。

中西医学“同手”共进 实现人类医学大同

记者:中西医学原理上具有如此根本性的差异,那中西医该如何携手为人类健康造福?

祝世讷:科学无国界,医学更如此。医学学术进展需要交流沟通,中医学是个开放系统,向来主张内外交流,在走出去的同时兼收并蓄。从新中国成立之初的中西医结合研究,到如今中西医协同抗疫,中医学一直在探索中西汇通的道路。

造福人类健康是医学界的共同目标,中医学在实现这一目标的过程中必然会与西医学碰撞出“火花”。二者怎样“携手”?这既涉及医者的态度问题,又包含医学的规律问题,其中更值得研究的是规律问题。中西医携手从历史经验特别是半个多世纪中西医结合研究实践来看,其中存在“一条鸿沟”,有“两条可行道路”。

“一条鸿沟”,是指中西医之间的思维差异。中医学遵循系统论思维,西医学遵循还原论思维,由此造成两种医学的基本原理“不可通约”。

所谓两条可行道路,是指中西医共同造福人类健康的途径或方式有两种。

第一,在中西医两种原理“不可通约”的情况下,进行“AA制”式双轨配合诊治,即“两种原理相悖,两种诊断互参,两种治法兼用,两种药物并投,两种疗效互补”。其本质是中西医双轨搭配诊治,但常被人误称为中西医结合。

第二,西医学将还原论思维与系统论思维相结合。由此填平中西医之间的鸿沟,由思维方式的统一实现两种医学原理走向统一,这样,中西医内在统一地由“携手”进步为“同手”,以更高的水平和效率造福人类健康。

其实,中医学要实现复兴,在世界立足,更高更远的目的是推进和实现人类的医学大同。这不仅仅是中西医结合,而是更深层的人类医学精华的集中和发展,这便是人类文明的健康智慧。这一个过程恐怕需要相当长的时间。

对于医学的未来发展,我非常认同钱学森的论断:“说透了,医学的前途在于中医现代化,而不在什么其他途径……西医也要走到中医的道路上来。”“中医的理论和实践,我们真正理解了、总结了以后,要改造现在的科学技术,要引起科学革命。”

可以说,中医学原理对人类医学发展的意义,从根本上讲就是或将成为人类新医学的主旋律。中医学正在引领医学和科学向以人为代表的复杂性领域开拓,其科学价值和革命意义将由未来的发展所证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