世界针灸学会联合会

【说明白讲清楚中医药疗效·大家谈⑬】唐旭东:中医优势病种为中医走向世界开路

作者:张梦雪 来源:中国中医药报 点击:1322次 更新:2022-07-07
  

  中医治疗有特色,但特色不等于优势,形成优势还需通过获取足够的疗效证据“说明白、讲清楚”,中医优势病种将启迪世界医学界认识到解决医学难题还有源自中国的另一种智慧——


唐旭东,中国中医科学院副院长,中国中医科学院西苑医院脾胃病研究所所长、中药临床疗效与安全性评价国家工程研究中心主任。

疗效,是中医药所以传承千年并活跃至今的根本!尽管目前西医占据医学主流地位,但在某些疾病的诊疗中中医药仍发挥着不可替代的作用,那些最能体现中医药疗效价值的疾病被称为中医优势病种。作为中医药传承创新发展的重要抓手,中医优势病种一直受到党和国家的高度重视,《中共中央国务院关于促进中医药传承创新发展的意见》专门部署相关工作,要求用3年左右时间,筛选50个中医治疗优势病种;《“十四五”中医药发展规划》强调,制定完善并推广实施一批中医优势病种诊疗方案和临床路径,逐步提高重大疑难疾病诊疗能力和疗效水平。

既然中医优势病种如此重要,那么它们在中医走向世界过程中能扮演怎样的角色?说明白、讲清楚中医优势病种有什么意义?怎样说明白、讲清楚中医优势病种,这将为世界医学的创新发展作出怎样的贡献?就这些问题,本报记者专访了中国中医科学院中医脾胃病学专家唐旭东教授。

中医优势病种是世界认识中医价值的重要载体

记者:您认为中医优势病种在中医走向世界过程中扮演着怎样的角色?

唐旭东:在中国古代,中医是唯一的医学,没有“中医优势病种”之说。后来西医成为世界医学主流,在中医谋求振兴发展的过程中才出现了“中医优势病种”这个概念,即指西医治疗不满意或攻关有困难而中医治疗有鲜明特色和突出优势的病种。中医优势病种是让世界认识中医药疗效价值的重要载体。

之所以这样说,是因为目前乃至未来很长一段时间,西医占据医学主流地位,在其擅长的领域,中医的疗效价值较难凸显,也很难被世界认可。比如,上世纪五六十年代,对于胃溃疡、十二指肠溃疡这类常见疑难病,中医认为病机为脾胃虚寒,用黄芪建中汤效果非常好,也治愈了很多患者。但随着西医抑酸药的迭代更新,尤其是2000年左右推出的质子泵抑制剂(新一代抑酸药),可使十二指肠球部溃疡2周愈合率达到85%、4周愈合率达到100%;感染了幽门螺杆菌的十二指肠球部溃疡的年复发率原本高达80%以上,而西药根除幽门螺杆菌可使其年复发率降至百分之几。于是,西药治溃疡成为临床首选,中医复方疗法则失去了优势,其疗效价值也被掩于尘埃中。

当下的临床现实是,只要西医药有确切疗效,一般首选西医药,但在很多西医攻关有困难的领域,中医药的特色优势仍然展现得淋漓尽致,最鲜活的案例就是近两年席卷全球的新冠肺炎疫情。疫情突发时,面对未知病毒,西医一时间拿不出特效药,也没有针对性疫苗。而中医却从分析患者症状、体征入手,在传统伤寒、温病、疫病理论指导下,以一整套应对举措,与西医一道迅速控制疫情蔓延。中华民族与传染病作斗争的历史已有两千年,留下了《伤寒杂病论》《温病条辨》等若干经典著作,应对突发、未知的传染病可谓中医之所长,这类疾病就属于中医优势病种。凭借在抗疫中的出色表现,中医药受到了全世界极大的关注和认可,这有力证明了中医优势病种是中医振兴发展的突破口,对于世界认识中医的价值具有重要意义。

记者:说明白、讲清楚中医优势病种有何重要意义?

唐旭东:不同的文化土壤导致了西医还原论、中医整体观两种思维模式的不同,因此中医能提供与西医常规治疗完全不同的思路方法。中医治疗有特色,但特色不等于优势,特色是事物本身固有的,而优势则是与其他事物相比较而言的。没有特色就没有差异,但要形成真正的比较优势,除了特色还需要足够的疗效证据。说明白、讲清楚中医优势病种就是获取疗效的证明与阐释过程,体现出中医的独特价值,从而启迪世界医学界发现并认识到解决医学难题还有源自中国的另一种智慧。

“说明白、讲清楚”包括两方面的涵义:一是运用循证医学方法证明中医治疗某种疾病在增强疗效或减轻副作用等方面优于西医常规治疗;二是通过应用基础研究、药理学研究找到中医药的作用机制。譬如2019年,我带领团队开展的一项纳入383例患者的多中心、随机、阳性药对照的临床试验证明,中成药摩罗丹改善胃癌前病变效果优于西药叶酸且显示良好趋势,就是运用循证方法证明了中医药治疗的价值。这项研究被欧洲权威指南《胃上皮癌前疾病及病变的管理(MAPS Ⅱ)》引用,意味着中医治疗胃癌前病变的疗效得到了国际医学界的高度重视。

找准中西医契合点向世界阐明中医脾胃病学

记者:请您以治疗脾胃病为例,谈谈怎样说明白、讲清楚中医药治疗疾病的优势?

唐旭东:脾胃病属于中医特色优势专科,很多类脾胃疾病都是中医药优势病种。“脾”“胃”本身是中医概念,中医治疗脾胃病也遵循整体观、辨证论治等中医理念,源于中华传统文化,具有宏观、抽象的特点。而现有的科研方法、工具则源于现代科学,受还原论指导,适于研究具象问题。“说明白、讲清楚”的最大难题就是如何将中医治病的理念方法以合理的方式置于现代科研模式中,从而运用现代科技手段深入解读其内涵。

我认为解决这个难题的关键是找准中西医的契合点,并从此切入建立既符合中医药特点又能与西医对话的科研模式,必要时还要创造与中医学科配套的新科研方法和工具。

拿脾胃病来说,无论中医、西医都是在关注人体消化、吸收这个生理过程,解决的都是这个过程中发生的功能异常或器质病变,这就是中西医的契合点。如何从此切入构建科研模式?我曾主持过一个研究脾虚理论内涵的课题,根据中医理论,脾虚就是脾主运化功能异常,我创立的研究思路是把“脾不运化”分解为“脾不运”和“脾不化”,前者对应上消化道的转运功能异常,选择的代表疾病是功能性消化不良的餐后不适综合征;后者对应下消化道的吸收异常,选择的代表疾病是功能性腹泻,这就为“脾不运化”这个宏观概念找到了具象的临床落脚点。有了具象病症,随机、对照、盲法等循证手段就能有的放矢,探究机制的基础实验也能不断深入,这样建立起来的科研模式既能体现中医诊疗特色,又能充分运用现代科技所长。

这项研究不但通过临床试验证明了健脾治法及经典健脾方剂的疗效优势,还运用代谢组学技术探究到脾虚证患者存在能量代谢途径改变,并明确香砂六君子汤可通过调节内质网-线粒体系统促进胃动力、通过调节机械敏感离子通道改善内脏高敏感,参苓白术散可上调水通道蛋白、调节离子通道水平、上调离子转运所需能量而调节水液吸收等,为“脾主运化”“健脾治法”等传统中医理念注入了新的科学内涵。

除了科研构架,“说明白、讲清楚”还有许多难题亟须解决,比如如何用与单靶点干预配套的西医疗效评价体系来评价中医的整体治疗,有特殊外形和气味的中药汤剂在干预时如何实现盲法,胃黏膜定标困难等。近年来,我们团队针对这些问题进行了一些探索,为行业作出了示范,如参考国际标准、结合中医诊疗特色,创建了包括反流、消化不良、排便状况等6个维度的功能性胃肠病的基于患者报告临床结局(PRO)量表,可综合反映上下消化道的整体临床症状,相关研究成果得到亚太胃肠病学会的大力肯定;首次研究出含5%原药的中药汤剂安慰剂模拟方法,并首次将其应用于肠易激综合征“病证结合”的疗效评价研究;关于摩罗丹的循证研究首次采用胃黏膜定位标记的活检病理的技术方法等。这些都是兼顾中医诊疗特色与国际科研标准而创造出的新科研方法和工具,为说明白、讲清楚中医药疗效优势提供了技术支持。

记者:以上您谈到的科研工作对国际医学界认识、治疗脾胃病有何启示?

唐旭东:最大的启示就是让国际医学界认识到中医整体观、中医复方疗法对于消化病治疗的重要价值。

西医认为消化道是分段的,治疗也是分别针对上消化道或下消化道进行或抑酸、或促动力等单靶点干预。这种治疗方式打靶准、见效快,但远期效果往往不佳,有时候还会“摁下葫芦起了瓢”,使得各种症状反复。这两年国际权威医学杂志更是相继刊登了香港、韩国学者分别纳入6万余例、几十万例患者的队列研究成果——长期使用质子泵抑制剂可使胃癌风险明显增加,这就是过度单靶点治疗破坏内环境而带来的副作用。21世纪初,西医已经认识到上下消化道之间存在着密切联系,猜想不同节段消化道病症背后可能有共同的机制,但20多年来,一直没有找到解决办法。

中医从古至今就将上下消化道看作一个整体,治疗上消化道病症(反流、胃胀、胃痛等)一定会顾及下消化道(腹泻、便秘等)症状,反之亦然;对于令西医头疼的上下消化道症状重叠,中医更是“手拿把掐”。可以说,中医治疗脾胃病走在了世界前列,但由于中西医文化差异造成的“语言障碍”,使得国际医学界无法充分认识和理解中医治疗脾胃病的优势。而这些科研工作起到了“翻译作用”,让世界医学界通过切实的科研证据,充分认识到中医整体观的先进性,从一定程度上推动了世界消化学科的进步。

中医优势病种推动中医诊疗思维闪耀世界医学舞台

记者:您认为中医有哪些优势病种能在世界舞台上彰显中医药价值?它们能为世界医学的创新发展作出怎样的贡献?

唐旭东:涉及多因素的复杂性疾病最有可能助力中医在世界医学界争取更高地位,比如癌症。因为对于这类病,擅长单靶点治疗的西医调控能力有限,而中医的整体观、辨证论治有很大发挥空间。如中医治胃癌,可从胃癌前病变阶段乃至炎癌转化环节就开始干预,一旦出现癌变风险增高如不完全性肠化生、不确定的异型增生、低级别异型增生等情况,就采用中药复方调理。中药复方既调节胃内酸碱平衡、保护胃黏膜,又改善胃动力、平衡肠道菌群,多途径、多靶点改善内环境,能使早期的异型增生组织逆转,从源头上消减患癌风险,这是西药、手术都无可比拟的优势。

此外,还有慢病、部分免疫性疾病、病毒性疾病等,具体如肠易激综合征、慢性心衰、咳嗽变异性哮喘、过敏性血小板减少性紫癜、湿疹、卵巢功能早衰、过敏性鼻炎、带状疱疹、浆细胞乳腺炎等都属于当前医学难题,也都是中医诊疗思维可能彰显独特价值的领域。

中医药治疗这些疾病的思路方法,有很多已经传承了百年甚至千年,疗效是确切的,但疗效内涵非中医者大多不清,所以“说明白、讲清楚”应成为中医药行业未来的重要发力点。当然,这需要高水平的科研平台和充沛的交叉学科人才作有力后盾。如果中医药治疗优势病种的疗效既经得住循证医学的检验,又能以现代科学语言阐明其机制,那么以还原论为主导的西医诊疗将不再一枝独秀,以整体观、辨证论治为特色的中医诊疗思维、中医复方疗法将在治疗理念上引发一场医学革命。到那时,蕴含中国哲学智慧的中医药学将更加闪耀于世界医学舞台,为人类健康作出更大贡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