世界针灸学会联合会

参考消息特稿 |金砖国家的“针灸”情缘——银针串起人类卫生健康共同体

作者:吕梦琦 解园 来源:参考消息 点击:1534次 更新:2022-06-24
  

  细长的毫针,配合不同的手法,轻轻刺进人体穴位,便能治疗各种疑难杂症,这就是针灸。它来自古老的中国智慧,历经千年而不衰,已被190多个国家推广应用,成为全球应用最广泛、接受程度最高的传统医学。

  在巴西、印度、南非等金砖国家,针灸疗法正在被越来越多的民众所接受。

1.jpg

2021年6月9日,南非约翰内斯堡大学针灸课助理教师达伦给同学们讲解人体穴位知识。(陈诚 摄)


“东方神针”在巴西生根


  位于巴西圣保罗市中心自由大街的惠青医师诊所里,患者阿丽赛刚刚结束了针灸治疗。她说,经过30分钟的治疗,她感觉全身轻松。

  家住米纳斯吉拉斯州的阿丽赛已经年过半百,从她的家乡来圣保罗市需要乘坐8个小时的长途夜车。即便如此,她几乎每个月都坚持来圣保罗,一晃已经十多年。

  “我的疾病早已痊愈,现在每次来都是为了保养身体。”阿丽赛说,十多年前,自己曾患上风湿性关节炎,浑身大大小小的关节都疼痛难忍,连走路都困难。在朋友的介绍下,她来到针灸大夫惠青的诊所治疗,很快便见效了。

  “这样的故事天天都在巴西发生。”担任世界针灸学会联合会副主席的惠青说,针灸治疗已经成了当地的一种日常医疗手段,人们把它看作“东方神针”。

  针灸于上世纪80年代进入巴西。2006年,针灸在巴西迎来了春天。巴西政府特别颁发971法案,针灸被列入全国医疗系统和医疗保险体系,并正式进入公立医院。

  数据显示,巴西目前已经有6所医科大学设置针灸课程,还开办了十多所针灸学校,每年向社会输送专业人才3万人以上。“目前,在巴西的正式针灸医师约有15万人,其中80%左右都是医科大学毕业的职业医生,而他们中大多数都是本地人。”惠青说。

2.jpg

在巴西科蒂亚市,针灸师在老年人活动中心为病人治疗。(宮若涵 摄)


一所慈善医院见“针”情


  坐落在印度西北部旁遮普邦卢迪亚纳市中心的柯棣华针灸慈善医院创办于1976年,是印度第一家室内针灸医疗机构。

  从事针灸行业超过48年的院长英德吉特·辛格已年近古稀,在谈到医院与中国的渊源时,这位68岁的老人在视频采访中滔滔不绝。

  上世纪30年代,印度医生柯棣华和巴苏华参加了印度援华抗日医疗队。在中国,刚满32岁的柯棣华献出了年轻的生命。1957年,巴苏华再度访华,并体验了针灸治疗。他患有鼻窦炎,针灸的治疗效果明显。经过认真学习,巴苏华将针灸带回了印度,一边治病救人,一边培养针灸医生。

  针灸在卢迪亚纳市真正被广大群众所接受,得益于辛格的一位患者对他的慷慨捐赠。

  1975年,当地一位地主的夫人因关节炎卧床5年,尝试了各种办法后仍疗效甚微,最终抱着试试看的心态找到了辛格。“这是个证明针灸的绝佳机会,我全力为患者治疗,2个月之后,她恢复了行走能力,七八个月后就彻底康复了。”辛格说。

  为了表示感激,第二年,这位地主把市中心一块价值不菲的地皮捐赠给了辛格。这就是现在柯棣华针灸慈善医院的所在地。

  几十年过去,医院从最初只有1个房间2张床位的小诊所,一步步发展为一家拥有超过200名医生、39张针灸床位的正规医院,每年接受针灸的患者近2000名。

  “这是一座真正的‘人民医院’,医院的大楼是由那些在这里接受治疗后康复的患者用一砖一瓦砌起的。”辛格骄傲地说,这座建筑被当地群众视为中印友好的象征。

  得益于柯棣华针灸慈善医院与日俱增的影响力,印度政府在2003年通过行政命令承认针灸为医疗方法。2019年,印度卫生和家庭福利部正式颁布法令,承认针灸为独立的医疗/疗法系统,印度针灸立法取得重大突破。


南非大学刮起“针灸风”


  6月的“彩虹之国”南非正式步入冬季,早上的气温已有丝丝凉意。在约翰内斯堡大学的针灸课堂上,安迪·卡尔正与同学们讨论着针灸老师胡紫景提出的问题。

  南非有使用草药的传统,当地人推崇自然疗法。卡尔从小就接触了中药和针灸,进入大学后选择了相关专业。她就读的约翰内斯堡大学于2020年2月首次开设针灸课,是南非唯一开设针灸课程的学校。

  “3年来,学生的热情始终如一,校园里掀起了一股持续的‘针灸风’。”胡紫景说。

  在2020年首次开课前,超过1000名学生申请针灸相关专业,最终只录取了45人。2022年,虽然录取名额扩充至58人,但有超过7000人提出申请,竞争愈发激烈。在短短的3年时间内,针灸课程也一举从这所全国重点大学的众多课程中脱颖而出,成为位列前15的最受学生欢迎的课程之一。

  “为了保证含金量,录取时我们层层筛选、优中选优。”胡紫景表示,学生除了要提交高中成绩,完成相应论文,还要接受面试,整个流程对考生的学习能力要求很高,“这是为了将来每位从这里走出去的学生都具备成为针灸师的能力,从而帮助行业更加健康有序发展。”

  约翰内斯堡大学副校长辛哈认为,中医及针灸是补充医学领域的重要组成部分,能够提高南非民众卫生保健水平。尤其对来自南非一些偏远、贫困地区的学生而言,他们掌握这些医学技能后回到家乡工作,将对改善当地医疗服务水平发挥积极作用。


  俄针灸“大使”在中国


  在山西省运城市的脑瘫康复界,有一位颇有名气的“网红”康复师。他金发碧眼、身材高挑,先后帮助3000多名外国患者来到中国接受针灸治疗。

  这位“洋大夫”名叫库尔巴诺夫,来自俄罗斯,在中国学习并从事中医已经超过10年。

  库尔巴诺夫的姐姐曾到山西太原进修中医。耳濡目染之下,他在高中毕业后便申请到山西中医药大学学习,随后在运城市头针研究所找到一份工作。

  长期的学习和实践让库尔巴诺夫发现,针灸、西医、中药等多种方式综合运用有助于脑瘫患儿的康复治疗。他建立了一个有关脑瘫治疗的俄文网站,专门介绍中国运用针灸治疗脑瘫的情况。

  令人意想不到的是,这个网站引起了俄罗斯、哈萨克斯坦、乌克兰等国很多人的关注。库尔巴诺夫说,现在已经累计有3000多名脑瘫患者通过这个网站到中国接受治疗,全部由山西医院接收,包括他任职的运城市头针研究所。

  “对于脑瘫患儿,中医对于头皮神经刺激带来的疗效,有着其他治疗手段无法比拟的效果,”运城市头针研究所原院长赵继伟说,“库尔巴诺夫就像我们的针灸‘大使’,大大提高了针灸在俄罗斯的知名度。”

  2017年,在五个国家的卫生部长和代表团团长见证下,《金砖国家加强传统医药合作联合宣言》(以下简称《宣言》)在天津发布。世界针灸学会联合会主席刘保延认为,《宣言》的发布表达了金砖国家对传统医学的共同认识——只有让传统医学进一步发挥作用,才能更好地守护人类卫生健康共同体。

刘保延金砖会议.jpg

2017年7月,世界针灸学会联合会主席刘保延作为国际组织官员受邀出席金砖国家卫生部长会议暨传统医药高级别会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