世界针灸学会联合会

世界针联副主席吴滨江教授接受加拿大中文电台50分钟的采访

作者:加拿大安大略中医学院 来源:魅力多伦多 点击:3846次 更新:2022-05-18
  

点击收听音频

王艳:
各位听众周日晚上好,又到了魅力多伦多的时间了,我是主持人王艳。今天,我为听众朋友们邀请到了吴滨江教授。吴教授您好,感谢做客魅力多伦多节目

 

吴教授:
主持人好,空中的听众大家好!

 

王艳:
吴滨江教授是加拿大安大略中医学院院长、博士生导师、加拿大注册中医师、世界针灸学会联合会副主席、世界中医药学会联合会副主席。吴教授,我非常钦佩您在中医这项博大精深并给人类健康带来巨大贡献的医学领域的造诣和成就,非常希望您能跟听众朋友们分享一下您是如何踏入中医针灸和中医药学的殿堂的呢?

 

吴教授:

我15岁结缘中医曾受传统中医和现代中医的双重教育。

1972年,我15岁中学毕业,正值文化大革命的上山下乡,我从哈尔滨回到河北老家高邑县的北焦村,跟随大伯学习针灸和中医,在农村当“赤脚医生”,因此结缘中医。我受到了传统的中医教育,大伯要求我熟读“濒湖脉诀”、“药性赋”、“汤头歌”等,每天要背诵几十遍,背不下来不让吃饭,那时我恨他对我要求这么严格,不尽人情,后来非常感谢他训练我的“童子功”。

两年后,我返城做过许多临时工,曾做过建筑工地的小工、装卸工、司炉工、在浴池当服务员搓过澡、在商店做售货员卖过秋菜、在饭店炸过油条、在初中当过代课老师,及在后来考大学之前,还在大集体的汽车修配厂做过学徒工。在1972-1978年的五年社会大学中,我与各行各业、形形色色的人们打交道,学到课堂和书本上学习不到的经验,经历了丰富的社会磨练,并且坚持给周围的邻居和单位的同事们针灸和中医治疗。

1978年我考入黑龙江中医药大学中医系,五年后获本科及医学学士学位;毕业临床工作两年后,1985年又考入中国中医科学院针灸所,同时就读针灸和气功两门专业的硕士研究生,三年后获医学硕士学位,成为中国大陆乃至世界上首批医学气功硕士;后又考入河北医科大学和河南中医药大学合办的中西医结合专业,获得医学博士学位。因为,我曾先后接受了传统和现代中医双重的系统教育,为后来在海外弘扬中医,打下了坚实的基础。

1990年在出国大潮的裹挟下,我走出了国门,先留学和工作日本;一年后移民匈牙利,在布达佩斯开中医针灸诊所;1992年底又移民奥地利,在维也纳与当地西医合作开中医针灸诊所。每周一至四在奥地利维也纳针灸诊所出诊,周五至日在匈牙利布达佩斯的中医针灸诊所出诊。每周往返奥匈两国边境,护照上的出入境章被盖的满满的。

经过数年在亚洲和欧洲行医之后,我发现美洲大陆更有利于中医的发展;1998年6月以特殊人才身份移民加拿大,加拿大是多元文化的移民国家,对包括中医在内的中国传统文化很包容,所以,我在多伦多开办了加拿大安大略中医学院和“大成国医馆”中医诊所,现已在加拿大中医教学和临床24年了。

 

王艳:
您是世界针灸学会联合会副主席、世界中医药学会联合会的副主席,能跟我们介绍一下世界针灸和中医药的发展情况吗?

 

吴教授:

世界针灸和中医药的发展情况,上个世纪 1972 年尼克松访华,是中医走向世界的第一个高潮。半个世纪过去了, 中医药已经传播到全球196个国家和地区;目前,中国与40多个外国政府、地区主管机构和国际组织签订了专门的中医药合作协议。据世界卫生组织统计,目前已有103个成员国认可使用针灸,其中29个设立了传统医学的法律法规,18个将针灸纳入医疗保险体系。

中医针灸在海外的发展经历 了萌芽 、成长 、成 熟 的三个历史阶段 ,争取到所在国的立法是本行业成熟的重要标志。这是我指导的一名硕士研究生发表在2012年《中国针灸》杂志上的论文学术观点,现已被国际中医针灸界所接受,并且逐渐成为公识。

目前,全球共计有15个国家已经中医针灸立法。美国45个州和华盛顿特区都己针灸立法,但只有加利佛尼亚州是中医和针灸同时立法。加拿大已有五个省中医和针灸立法,但只有卑诗省和安大略省是中医和针灸同时立法,而阿尔伯塔、魁北克、拉不拉多纽芬兰三个省只是针灸立法。己中医针灸立法的国家还有:澳大利亚、瑞士、匈牙利、南非、新加坡、泰国、葡萄牙、智利、菲律宾、马来西亚、新西兰、卡塔尔和捷克15个国家。

据不完全统计,海外受过专业培训的中医针灸师约有50多万名。美国注册针灸师约4万名,加拿大注册中医师针灸师约8千,澳大利亚注册中医师针灸师约5千;英国中医师针灸师约1万,法国中医师针灸师约1万,西班牙中医师针灸师约1.5万,荷兰中医师针灸师约4千,日本中医师针灸师及按摩整骨师约40万。

中医药在海外发展迅速,但世界各地发展并不均衡;总体来看,北美州、东南亚、大洋洲、欧洲发展较快,南亚、中东、南美、非洲发展缓慢。

 

世界针灸学会联合会和世界中医药学会联合会是全球两个最大针灸和中医药专业的学术组织,在中医药国际交流、传播与发展方面起到重要的指导和引领作用。

 

世界针灸学会联合会(简称世界针联)在世界卫生组织的指导下,于1987年11月在中国北京成立。是与世界卫生组织(WHO)建立正式工作关系的、与国际标准化组织(ISO)建立A级联络关系的非政府性针灸团体的国际联合组织,总部设在中华人民共和国首都北京。

世界针联成立以来,在促进世界针灸界之间的了解与合作,加强国际间的学术交流,确立针灸医学在世界卫生工作中的重要地位,以及针灸为人类健康服务等方面,做了许多卓有成效的工作。

 

世界中医药学会联合会(简称世界中联)成立于2003年,总部设在中华人民共和国首都北京。世界中医药学会联合会作为全球最大的中医药国际学术组织,致力于中医药国际交流、传播与发展。作为WHO非政府组织成员、国际标准化组织ISO/TC249的A级联络组织,在世界五大洲72个国家和地区,共计有277个团体会员。

 

在过去几十年里,针灸、推拿和中药材在海外不同程度上都取得了突破。如在学术研究方面,世界卫生组织陆续颁布的《针灸穴名国际标准》、《针灸临床研究指南》、《针灸基础培训与安全规范》、《针灸穴位定位标准》等标准已经在世界范围内广泛应用;《柳叶刀》、《美国医学会杂志》、《内科学年鉴》等权威医学杂志也已刊载针灸临床研究等中医药论文。

 

新冠肺炎疫情暴发以来,中医药不仅在中国疫情防治中发挥重要作用,也积极为海外抗疫贡献力量。据公开资料不完全统计,中国已向150多个国家和地区介绍中医药诊疗方案,向10多个有需求的国家和地区提供中医药产品,选派中医专家赴约30个国家和地区帮助指导抗疫工作。

 

2020 年疫情的爆发,向世界人民展示了中医临床的优越性,疫情促成中医药全面深入走向世界舞台;疫情后期和后疫期时代,将会成为本世纪中医走向世界的第二个高潮!

 

王艳:
跟咱们聊聊加拿大的针灸和中医药发展情况,和您的加拿大安大略中医学院吧

 

吴教授:

加拿大的针灸和中医药发展情况

加拿大是联邦制国家,教育和医疗都由各省管理。世界许多国家对医疗执业者的监管是由国家机构执行,如中囯国家中医药管理局及各省的中医药管理局,而加拿大的各省对医疗执业行为是行业的自我规管。

中医针灸在加拿大的卑诗、安大略、魁北克、阿尔伯塔、纽芬兰五个省份已经立法,占全国总人口数3700多万的88%,越来越多的人们喜爱和享用中医针灸。中医针灸在加拿大已济身于医疗系统之中,如在安大略省已成为第24个医疗专业。以前,中医针灸是海外华人谋生的手段;现在,已经成为令人羡慕的医疗职业。中医针灸已经列入加拿大国家目标职业清单NOC,中医针灸师有资格申请加拿大移民, 其移民代码NOC为3232。

 

从2013年起,如要在加拿大中医针灸执业,同中国一样必须参加全国(联邦)执业中医师针灸师(Pan-Canadia Examination)考试,考试通过者可以在其省份的注册中医师针灸师管理局注册成为合法执业的注册针灸师或注册中医师。

只有接受加拿大本国认可的中医针灸学院按规定的培训如针灸专业1900学时、中医专业2600学时等培训,或受到国外中医学院培训,如中国五年中医本科毕业,才有资格报名参加考试;但需要用英文考试。考试每年四月和十月两次。

各省注冊中医师针灸師人数,可查其局官方网站2021年的年終報告:安大略省有注冊中医师针灸師2616名;卑诗哥伦比亚省注冊中医师针灸師有2567名;阿尔伯塔省注冊针灸師有791名;魁北克省注冊针灸師有952名;纽芬兰拉布拉多省注冊针灸師有36名;已立法的五省注册医师(包含各类型牌照,活跃与非活跃以及特殊会员)共6962名。如加上尚未立法的省份温尼托巴、萨斯珂契温等省,全聯邦大約有7500-8000名的中医师和针灸師。

 

加拿大中医针灸教育发展历程為:萌芽期、发展高潮期和回落成熟期。

上世纪八十年代初中期,是中医针灸教育起步阶段的萌芽期,全国只有寥寥几所中医针灸学校,除此以外,还有散在的师带徒形式的中医针灸教育。

加拿大第一所中医针灸学校:成立于1984年,是位于东海岸不列颠哥伦比亚省维多利亚岛的加拿大针灸与东方医学学院(Canadian College Acupuncture and Oriental Medicine),但于2011年关闭。

到了八十年代末和九十年代初,进入了发展期:卑诗(不列颠哥伦比亚)省的温哥华、安大略省的多伦多和阿尔伯塔及满地可等省份纷纷建校;而到了九十年代中/后期,中医针灸学校数量迅速增加,进入了发展高潮期,全国约有50多所中医针灸学校。

進入二十一世纪初,因中医针灸立法管制和对学校的审核,中医针灸学校数目的增长已回落,学校向成熟方向发展;以2013年加拿大全国中医师与针灸师注册统一考试(Pan-Canadian Examination)为标志,加拿大中医药针灸教育进入了成熟期。

加拿大现有经审核认证,即可以招國際留學生(ISP)和享有政府助學貸款(OSAP)的中医针灸学校22所;西部卑诗省8所、中部阿尔伯塔省5所、法语区的魁北克省1所、新斯科舍省1所、东部安大略省7所;合计22所。

加拿大中医针灸学校多數是私立的,且规模不等。名称各不相同:有叫学院(College)、学校(School)、研究所(Institute)或研究院(Academy)。规模大小也不一:小规模在校学生数30-50名不等、中等规模在校学生数在50-100之间、较大的院校在校学生数在100-150左右。学院主要集中在安大略省、卑诗和阿尔伯塔省。

在过去的几十年,加拿大中医针灸教育经历了上世纪八十年代的起步期, 九十年代的发展期, 本世纪初的发展高潮期, 以及今天的成熟期。在发展的进程中,以教学标准的规范、学时量的增加和知识面上的扩充为标志。加拿大中医针灸教育用30多年的时间,追赶中国大陸60多年的中医教育发展进程。

 

加拿大安大略中医学院Ontario College of Traditional Chinese Medicine (Canada) 始建于1998年,现已有24年的历史。  

初始,学院由一位香港人以无限公司形式注册,仅是中文授课的夜校培训班。2000年4月1日我们接盘了学院,并重新注册赋于学院新的生命。将学院转变为全日制英文授课的中医药针灸专业齐全的中医本科学校,学院现为世界中医药学会联合会副主席、世界针灸学会联合会副主席、世中联教育指导委员会副会长、世界针联教育工作委员会副会长级单位,积极参与制定世界中医药针灸教育发展的政策及走向。

学院现开设三种专业课程: 针灸学历/2010学时的注册针灸师课程;中医学历/3000学时的注册中医师课程;高级中医学历/4005学时的高级中医师课程。学院提供英文的全日制课程及短期课程,学院提供的课程为安大略省中医师针灸师管理局(CTCMPAO)所认可,可以申请参加“加拿大全国注册针灸师和注册中医师执照统一考试”(Pan-Canadian Examination)。


譬如在推拿专业,我们有品牌课程:“吴博士头部推拿”,这是我们在多年的临床实践中总结的一套经络外治法。

 

我们有一个“多语种中医抗疫经验全球分享”十种语言陆续发布, 为让加拿大多元社区及世界各国能通过英语和其它语言,直接了解和掌握中医抗疫的经验,学院集结了自愿的师生们,于2020年2月22日成立了“新冠病毒中医治疗信息研究课题组”。

我们利用学院和加国多元社区的优势,有多语种志工参加翻译,编译成”多语种中医抗疫经验全球分享”的资料。全文分“新冠病毒肺炎中药针灸治疗方案”和“新冠病毒肺炎中医自我预防保健法”两个部份。

治疗方案的中药处方是直接翻译中国政府公布的“新型冠状病毒诊疗方案(试行第七版)”,针灸干预处方是“中国针灸学会新型冠状病毒肺炎针灸干预的指导意见(第二版)”。

中医自我预防保健部分是由:自我头部推拿、穴位自我推拿、灸法、八段锦、食疗组成的一套“组合拳”,这是我们研究编译也是宣传的重点和亮点。

 

我们主办中国中医抗疫经验分享专家大讲堂的系列讲座, 由我们安大略中医学院与大陆五所中医药大学合作开展了“中国中医药抗疫经验分享专家大讲堂系列讲座”。

 

在疫情期间进口中医教学重装备,提升教学质量。中医较比西医,无论是临床或教学其设备都比较简陋,更缺乏重装备的更新。西医的重装备如X光、彩超、CT、核磁共振等,较比中医的望、闻、问、切,让病患感觉到直观和更客观,也似乎更高、大、尚些。

现代化不是西医的专利,中医也应主动的尽量使用。古人云“工欲善其事,必先利其器”。可喜的是近些年来,多学科结合研发出一批临床和教学的重装备。

2021年我院采购的临床教学使用的英/中双语“3D中医经络腧穴解剖平台”、英/中双语“中医脉象仪”和“中医舌面仪”,建立起中医实训室。目前,我们安大略中医学院是北美几十家中医学院中唯一的一所拥有这些中医教学重装备的中医学院。

中医教学重装备的更新,武装了中医教学如虎添翼,也改变外界对中医技术落后和设备简陋的看法,中医临床和教学硬件更新是未来发展的趋势和必经之路。

  

王艳:
吴教授,我相信多伦多的很多华人朋友对于前一阵,引起华社中医界和华裔社区极大震动的“废除中医法”事件还记忆犹新,您是这个事件的中心参与者,能从您的亲身经历和专业角度,给听众朋友们回放一下这场惊心动魄的“护法事件”吗?

 

吴教授:

我们以事件发生的日期为主线,回顾这场惊心动魄的中医界七日“护法事件”

 

2022年2月28日(星期一)下午,安大略中医师针灸师管理局 (以下简称“安省中管局”)向2700多名注册中医师和注册针灸师成员发布:安大略省政府将采取措施逐步关闭安省中管局。因当天省议会已一读通过2022年88号法案《劳工法》附例5中的《废除中医法》,故给安省中管局发出18个月后关闭的提前通知。

因为,提出议案执政的进步保守党在省议会124席位中占有76席,为多数优势政府;在接下来的几天内如无意外,预计在之后三天(3月3日)省议会二读,及七天后(3月7日)的省议会三读时,通过率几乎是100%。此时,安省中医针灸界命悬一线,面临灭顶之灾!

如《废除中医法》在省议会三读通过,将废除2006年已实施16年的中医法;将撤销2013年成立并已运行9年的安省中管局;将允许未经严格培训的个人在真皮和粘膜下进行侵入性的针刺,及进行本属于中医独有的诊断治疗,这将直接威胁公众的安全;并将中医及针灸行业从安省26个受监管的医疗健康职业中废除,迫使中医和针灸定位为普通技术劳工;这将是历史的大倒退!

这种倒行逆施的行为,理所当然的遭到中医针灸业界和受服务的公众及全社区各阶层的强烈反对和大规模的抗议护法行动!

 

3月1日(星期二),由六所中医针灸学院和五家中医针灸协会共同成立了“安大略省反对《废除中医法》大联盟”。

同日,由业内人士Kathy Feng女士设计和发起反对《废除中医法》网站(https://chng.it/Y7GxhFQDZw)的线上签名,七天内己超过3.8万多人。除安省近3000名正式注册的中医师和针灸师签名外,更多的是广大的省民。众所周知,在不合格者的操作下,针灸会导致感染、气胸等危及生命的伤害,甚至死亡。选民们为了自身的公众安全将失去保障,而表达强烈的不满和反对!

 

3月2日(星期三),安大略省反对《废除中医法》大联盟起草了“告福特省长、各位省议员、全省选民们的公开信”;及集体署名发布声明稿:“需要协商和达成共识 - 《废除中医法》的法案将导致数千人陷入医疗保健混乱”。

 

3月3日(星期四)早晨,加拿大两家最大的华文媒体“星岛日报”和“明报”同时整版刋出“告福特省长、各位省议员、全省选民们的公开信”。

当天下午,安省省长道格·福特回应媒体称:现有管理体系阻碍了只会说中文的人士参加中医师及针灸师执业考试,省府废法意在破除语言障碍。安省中管局随后表示,对语言能力的要求可以豁免。

 

3月4日(星期五)早晨,,英文媒体The Globe and Mail(环球邮报)彩色半版刊登了“告福特省长、各位省议员、全省选民们的公开信”。并有专人将报纸送到福特省长办公室。

同日上午,由安大略省反对《废除中医法》大联盟召开了媒体新闻发布会,敦促省府将第88号法案中有关《废除中医法》的章节删除。到场的英中文媒体约20多家,中医针灸教育组织代表、学会代表、执业者代表、教师代表、学生代表、病人代表、社区代表及公众代表等纷纷发言,表示强烈的不满和反对!并且宣布3月7日在省议会大楼前,举行抗议示威。

下午,省议会决定延后二读,成立由各党派组织的委员会调查此事。安省中管局官网发布:明确 安省中管局对注册和继续语言支持的语言能力要求。

 

3月5日(星期六)和6日(星期日),大联盟积极联系加拿大各省和世界各国的中医药针灸学会声援,其声援信分别发给下列决策层的邮箱:安大略省省长Premier(福特)、卫生部长Christine、劳工、培训和技能发展部长McNaughton, Hon. Monte 、立法事务部长 Calandra, Hon. Paul ,及包括主任和副主任在内的12位调查委员会的成员。由于,各方声援 较 集中的邮箱“轰炸”,使这些省级决策层明确的感觉到事态的严重性。

 

3月7日(星期一),大联盟在省议会大楼前举行抗议示威。当日清早9点,就已有600多名民众聚集在省议会前,整个抗议活动中集会人数最高时已过千人。参与人员中有忧心忡忡的患者,有肝肠寸断的从业者,有椎心泣血的学生,有泪如雨下的教师,有义愤填膺的省议员,还有来自各行各业云集响应的民众。现场上群情激愤,抗议者高呼“废除中医,天理难容”、“保护公众医疗健康权益”、“保障中医及针灸专业性与安全性”、“维护中医及针灸资格,勿害大众”、“安省需要注册中医及针灸师”、“毕业即失业”、“停止废除中医法案”等口号。

 

此次抗议对省议会造成了强烈冲击,联盟代表Dylan Kirk和Danny Li中医师临时受邀作为联盟代表进入议会大楼与政府对话,之后在反对党的自由党举办的记者招待会上答疑。同期,省议会内有多个政党代表人迅速赶到抗议现场发表讲话,认可中医立法的重要性,并坚决维护广大民众的健康与安全利益。

 

当天下午2:40,大家收到安大略省中医师针灸师管理局给会员们的更新通知:“安大略省政府将不会继续执行 2022 年 《废除中医法》的法案(第 88 号法案的附表 5)”。

 

3月10日,省政府正式通知将《废除中医法》从2022年88号法案《劳工法》的附例5中删除并决定增加中文考试,为安省中医人护法圆满画上了句号,也达到大联盟目标的要求,惊心动魄的中医护法七天“快闪”运动也完成了历史的使命!

 

王艳:
目前省政府已经江《废除中医法》从2022第88号法案中删除,并决定从2022年秋季的安省加拿大中医师针灸师入门考试中增加“中文考试”。在您看来,这样的解决方案是一项一劳永逸的规管办法吗?

 

吴教授:

关于“中文考试”,省政府虽然决定要增加中文考试,但迄今尚未见具体的政策和方法;所以,目前晢时不宜做评论!

 

王艳:
您为针灸和中医药在海外、在加拿大的发展做出了杰出的贡献,奉献了您的毕生精力。对今后有什么样的规划和打算?

 

吴教授:

对今后有什么样的规划和打算?

我们安大略省中医界今后的努力方向,个人认为:首先应该积极争取高级中医师(Dr of TCM)头衔的实施。

2006年12月“传统中医药法案”(TCM Act 2006)第18(1)条允许授予高级中医师(Dr. TCM)的头衔。2013年4月1日安大略省中管局 (CTCMPAO)正式成立,开始注册规管和执法时, 仅有注册R.Ac(注册针灸师)和R.TCMP(注册中医师)两类,而暂不授予中医界“医生”头衔。

2018年初安大略省中管局开始启动“关于高级中医师(Dr of TCM)咨询”的项目,后来就没有下文了。所以,安省中医界应该积极争取高级中医师(Dr of TCM)头衔的实施。

其次,应该争取更多的保险公司对中医针灸的付保;及努力争取进入安大略省健康保险(OHIP)系统。

对我个人来说,我已经65岁了,到了退休年龄。现在,我每周1/3时间即周一和四下午出门诊做临床;1/3时间进行教学, 还有1/3时间搞管理。我打算逐渐过渡,减少管理的时间,多一些时间写书;因一个人的精力是有限的,治疗的病人也是有限的;如果我们这些有经验的老中医,能够将临床经验写下来传承给后人,将有助于中医药针灸事业在安省和加拿大及海外可持续性发展,可发挥夕阳之光,尽晚年微薄之力!

 

王艳:
非常感谢吴院长做客魅力多伦多节目,感谢您的时间,感谢您与听众朋友们分享您的专业经历和与华社息息相关的护法事件,希望我们海外的中医事业发展得越来越好!

 

吴教授:

感谢主持人的采访,感谢大家的收听!

 

王艳:
各位听众,感谢您的收听,我们下周再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