世界针灸学会联合会

中国援阿尔及利亚医疗队员讲述“援非”日常:没想到针灸接受度这么高

作者:谯玲玲 何伟 张梦石 来源:长江日报 点击:580次 更新:2022-01-03
  

  长江日报大武汉客户端1月3日讯(通讯员谯玲玲 何伟 张梦石)1月2日,阿尔及利亚新年首个工作日,远在万里之外的中国援阿尔及利亚医疗队员高珊讲述了医疗队在疫情下的“援非”日常。

  39岁的高珊是武汉市第一医院针灸科副主任医师,2021年8月27日,作为第27批中国援阿尔及利亚医疗队的一员,抵阿开始为期一年的医疗援助工作。

  1963年,中国第一支援外医疗队成立,就是中国援阿尔及利亚医疗队。迄今,湖北省已向阿尔及利亚派遣医疗队员3516人次,医疗队员们用一台台手术、一根根银针,不间断守护着阿国人民的健康。


  中医中心重新开诊

  第27批中国援阿尔及利亚医疗队员共有81人,全部来自湖北,由总队和8个医疗分队组成,以中医、针灸、麻醉、妇产、骨科等专业的医生为主。到达阿尔及利亚后,8个分队分别在8个省进行医疗工作。

  高珊所在的中医分队由7位队员组成,包括5名针灸医生,1名翻译和1名厨师。

高珊所在的中医分队

  中医分队的驻地是位于阿国首都阿尔及尓市中心的穆斯塔法医院,这是北非最大的综合医院。他们的工作地点则在本阿克隆医院的中医中心,离驻地约半小时车程。

  阿尔及尔是个依山而建的沿海城市,天气晴好的时候,蓝天微风,白色穹顶,依山傍水,绿树鲜花,非常惬意美好。高珊说,山道狭窄,在这里堵车是常态,山道十八弯以及严密的防护服,让他们几乎每天都在和严重的晕车斗争。

  阿尔及利亚实行的是全民免费医疗,病人往往需要预约数月才能看上医生,再预约,等上几个月才能做上基本的检查。此次,因疫情原因关闭近一年的中医中心重新开诊,病人早已预约得满满当当。

  高珊主要负责女性病患及儿童的针灸治疗,穿戴全套防护装备进行针灸如此细致的操作,对医生来说是个不小的挑战。当地是旱季(夏季)炎热干燥、雨季(冬季)潮湿多雨的地中海气候,长时间穿戴防护装备闷热不透气,尤其是在炎热的夏秋季节,很容易头痛憋闷。

  在完成援外医疗工作的同时,保障自身健康安全是医疗队的重要目标。面对疫情,高珊所在的医院根据政府要求,再次开始腾挪病房收治感染病患。当地医院科室负责人征求中医分队的意见,是否需要减少工作量或是停诊,中医分队表示,只要医院其他科室不变化,他们也照常接诊。


  “没想到针灸接受程度如此之高”

  中医中心开始接诊患者后,很多本院的医务人员,甚至政府人员也纷纷慕名而来,请中国中医为他们诊疗,其中有慢性疼痛的,有调理脾胃的,有月经不调的,还有不孕不育的。“到这儿之前,我从未想过这里的针灸接受程度如此之高。”高珊笑着说。

  一位面瘫的女士,病程已半年有余,症状仍很明显,她抱着试一试的态度来咨询高珊。治疗了两周后,她开心地说感觉好多了。治疗的最后一天,高珊刚走进诊室,看见所有患者都在对她微笑。阿尔及利亚官方语言是阿拉伯语和法语。出发前医疗队进行了网上的法语培训,可以简单交流,更多时候需要用英语夹杂法语交流。该女士作为当时诊室里唯一能说英语的患者,代表全诊室的患者对她的辛勤工作表达了感激。

高珊规范穿戴全套防护装备为患者行针

  “我们很惊异于他们对中医和针灸擅长治疗疾病的了解。”高珊了解到,1963年中国第一支援外医疗队成立,正是中国援阿尔及利亚医疗队,数十年的医疗援助已经在这里深耕下中国医学的种子。

  除了常规的医疗工作,医疗队还会为在阿国的中国同胞提供医疗服务:到中资公司义诊;在驻地的针灸治疗室为中国同胞诊疗;线上提供医疗健康咨询;参与为同胞接种疫苗的“春苗计划”等。

高珊正在为中国同胞接种疫苗

  当地一家中国企业的员工突发头痛及肢体乏力前来驻地就诊,医疗队查看后考虑感染性脑炎,属于急症重症,必须马上行脑脊液穿刺检查并住院治疗。在医疗队的帮助下,他在赛蒂夫分队所在的医院住院治疗并痊愈。这件事让高珊再次体会到中国医疗队在当地的必要性。


  阳台上种菜吃上绿叶菜

  除了工作和购买生活物资,医疗队几乎不太出门。在驻地,大家会有规律地进行运动,也会进行医疗队的传统活动种菜。在当地,绿叶菜稀罕金贵。驻地位于医院的实验室楼上,地处2楼,不接地气,队里只能在阳台上用红砖累土,想办法种植蔬菜。尽管条件十分有限,但在全队的共同努力下,绿叶蔬菜终于上了餐桌。

医疗队员在驻地阳台上种植蔬菜

  特别想念家中年近七旬的父母和刚满10岁的儿子,他们是我坚持的力量之源。”高珊说,特殊时期,医疗队员无法按照常规的半年回国探亲,过年也无法回国。

  她透露,医疗队目前正计划给阿国同行开展系统性针灸基础培训,同时与其他省份的医疗分队同事进行交流,对在阿的中国同胞进行健康宣教和健康科普。高珊表示,队员们希望能为阿国人民解决一些实际的医疗问题,扩大医疗合作范围,提升医疗合作层次,为构建中非命运共同体贡献自己的微薄之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