世界针灸学会联合会

国际专家抗疫大讲堂第二十七讲 方邦江教授在线答疑汇总

作者:世界针联 来源:世界针联 点击:718次 更新:2020-07-01
  

  由世界针灸学会联合会、中华中医药学会、中国针灸学会主办的「国际抗疫专家大讲堂系列讲座」第二十七讲的主讲人为上海中医药大学附属龙华医院援鄂国家中医医疗队队长、急诊医学科主任、武汉雷神山医院中医药防治新冠肺炎专家组副组长方邦江教授。在答疑环节,专家解答问题汇总如下:

图片 3.png

问题1:在针灸治疗急症重症时,最常见的有刺血疗法,针对新冠肺炎这么强传染性的疾病,您在治疗新冠肺炎患者时有使用刺血疗法吗?如何做好防护?

方邦江教授:针灸治疗急症历史悠久,古代就有扁鹊治虢国太子的故事,在过去没有打吊针(输液)也没有呼吸机的年代,治疗急症疗效最快的就是针灸,疗效确切。我们这次新冠肺炎开展的针灸治疗比较多,使用了刺血疗法,大多数是采用三棱针。首先,在雷神山医院我发现很多病人发病后出现手脚紫绀、舌唇发绀,最早用益母草、水蛭这些活血化瘀的中药加以治疗,及早干预,但是同时我们也考虑到,它可能会引起凝血障碍,包括一些血小板的变化,检验凝血酶原的变化,凝血时间都要考虑,所以对于出血患者使用这个疗法一定要慎重,而对高凝状态、高热或湿证热不退(湿热为主)的患者可以放血,一般用十宣、十二井穴、足三里等穴用三棱针放血,或者刺血拔罐,有些阿是穴效果也比较好,对这一类病人,需要注意患者的凝血情况。

  第二方面,在对这类病人进行针灸治疗时都用的套管针,为了安全起见医务人员带了三层手套,给针刺操作增加了难度,所以为了做好保护工作,在患者施用刺血疗法时,一般选择四肢的穴位,便于取穴,也利于保护自己。根据我们临床治疗的体会,嘱咐患者不要急,刺血时穴位不要选的太多,放血也不要太多;另外,清理废弃医疗物,脱手套、防护服时都存在风险,要防止污染。如果只在普通门诊,没有防护服设备,要注意患者的污物,因为新冠肺炎患者这类传染病的传播途径不仅仅是呼吸,可能汗液排泄物、分泌物接触也会传染,所以在日常针灸治疗中要注意这些安全问题。

问题2:大多数民众认为,中医主要是治未病、慢性病,讲究的是慢慢调理,从而实现标本兼治,一直被标签为“慢郎中”,但是中医针灸在这次抗疫中发挥了重要作用,包括治疗急症、危重症,让更多人也认识到中医是可以治疗急症,您能介绍一下在雷神山医院,中医针灸如何救治新冠肺炎的急病危症?

方邦江教授:首先我认为中医不是慢郎中,我开始从事急诊工作至今,已经做了35年的急症重症临床工作,专门研究中西医结合治疗急症重症。现在开展的很多急诊科让中医药参与救治,在很多论坛上都希望我讲讲中医药在急诊重症这方面的运用;我在一些西医院如上海的中山医院、华山医院去会诊,在救治急症重症时应用了中医药都取得很好的效果,疗效就是硬道理,曾经我治疗了一个脑膜炎患者,服用西药没效,用激素也没控制住,后来使用中药治疗,退热效果就非常好,所以我的体会是“中医不是慢郎中”,在古籍经典里《伤寒论》和《温病论》都有治疗急诊传染病的相关记载,《黄帝内经》也记载了治疗急症的理论和方法,《金匮要略》中有胸痹、咳而上气都是治疗重症的记载。当时古人就是用中医治疗急性病,治疗方法主要用针灸,见效快。就现代西学东进方面,目前我们中医治疗急诊重症的阵地在慢慢丢失,中医尤其是针灸治疗急性病、危重病的优势在慢慢萎缩,我认为这是是中医人或针灸人要重视的方面,要加强中医药针灸参与到防控救治的体系建设和人力建设,中医药针灸的作用不可替代。

  第二个方面,我想谈谈在雷神山医院应用针灸的一些体会,刚才病例中那位患者,头痛到天天要脱水,白蛋白利尿剂也没效,头痛难忍,最后我们采用针灸镇痛,针刺合谷、涌泉,患者呼吸困难,针刺太溪、膻中、足三里等,我们通过针刺这些穴位,不仅缓解了头痛、呼吸困难,还改善了失眠、焦虑症状,用针灸的方法解决了这些问题,没有服用镇痛药镇静药。当时大部分患者都有焦虑,一些医务人员的焦虑更严重,所以针对这些现象我们用针灸治疗,感觉到针灸的缓解焦虑的作用非常强。另外在解决危重病方面,刚才介绍了针灸治疗劳累咳喘的方法,我做了关于针灸可减少或替代呼吸机治疗的相关研究,一是选用脾胃经穴位,加上太溪、膻中,在膻中穴用粗针平刺。大家有兴趣可以上网查一查我前几年发表的文章,针灸可解决呼吸机脱机或人机对抗的问题,在我牵头制定的国家中医药管理局的喘证临床路径中也有提到这方面的介绍,这个问题西医没解决办法。曾经有个ICU患者出现人机对抗,我就用了这个疗法,病人的血氧饱和度逐渐上升,最后病人慢慢痊愈了,针灸在治疗重症方面,简效便廉,副作用小,所以中医药包括针灸在这方面的优势是凸显的,是不可替代的。

问题3:目前新冠病毒肺炎仍在全球蔓延,根据您在雷神山的抗疫实战经验,用针灸治疗新冠肺炎患者的哪些症状效果最明显?它的作用机理分别是什么?

方邦江教授:我们进入了新时代,中医针灸要传承创新,正如毛泽东主席说的“古为今用、洋为中用”,我认为关键是要有用,把中医和西医的方法能够结合起来应用于治病救人就是最好的。在雷神山的时候,基本上轻症普通型的病人不用西药,肺炎很严重的也不用西药,对于重症呼吸衰竭要上呼吸机,有些病人有尿毒症基础病,需要血透净化,所以使用中医治疗尤其是针灸治疗与西医相结合效果会更好。  

  针灸治疗具体体现在哪些病症当中?第一个方面是针对病人抗焦虑,当时几乎百分百的病人都有焦虑,经常会问“我会不会死?”,病人失眠、食欲下降,长期下去病情就会突然恶化,为什么一些年轻的病人会恶化?中医所讲“正气存内,邪不可干”,焦虑状态时间长,最后病人免疫力低下,得不到有效的休息和饮食,病情就会快速恶化,直至死亡。所以针灸治疗既可以解决病人的精神症状、焦虑症状,又能解决病人的失眠问题,改善饮食状况,是非常有效的方法。第二方面,针灸可解决发热症状,状若阴虚,病人发热时用刺血疗法效果很好,有些病人出现湿热舌苔,采用脾胃经的穴位进行干预,比如足三里退烧效果非常好;刚才我讲了呼吸困难,呼吸衰竭的病人,选用太溪、膻中并用,治疗缺氧的病人,针刺后血氧饱和度很快得到上升恢复,很多病人感概针灸还有这么好的疗效,所以在改善这些整症状方面,针灸疗效很好。在雷神山支援医疗队中,广东省的邹旭主任,还有辽宁队、上海队、吉林队等中医医疗队同仁们都有同感,大多数呼吸衰竭、呼吸困难的病人在进行高通量、高流量的吸氧之后,会容易导致肺部纤维化,一旦不吸氧,病人就会反复出现喘证,但对这些病人进行针灸后会有立竿见影的疗效。最后大家还要注意,新冠肺炎病人呼吸改善后,还是会出现大量肺间质病变、肺纤维化,所以中医药针灸还要发挥很大作用,用中药针灸的活血化瘀、通经络、降气平喘的方法,采取补肾经或脾经,选用补先天、后天的穴位,改善肺纤维化、肺间质病变,以及相应的临床症状,都会取得比较好的效果。

  针灸治疗的作用机理方面,在雷神山治疗过程中检查化验指标,主要是免疫和炎性介质,还有一些常用指标,如淋巴细胞。我们做了一些相关研究,一是针灸调节免疫力,这非常重要;二是对针灸调节炎性介质,有促炎和抗炎,主要是针对高热的病人,对促炎的有抑制作用,对于一些免疫功能低下的,对抗炎的效果非常好,比如肺腧。同时针灸改善病人的呼吸困难,改善血气来提高血氧饱和度,改善肺部炎症渗出,效果都非常好的。因为针灸机理的问题,涉及到现代医学的研究,因为当时首要是救人,开展的检查是有限的,最早在雷神山病人的CT检查都要求在外面做,很难进行一些研究。我现在牵头做了几个研究项目,针对表里双解、早期扶正、全程泻下、截断逆转方面的研究, 现在还在整理统计当中,总之我们认为对于危重症的病人,针灸、中药的治疗要比单纯西药治疗效果好的多。

问题4:感谢方教授把中医针灸应用于新冠肺炎救治中,不仅让新冠肺炎患者受益,还形成非常好的经验共同分享,让全球的中医针灸师获益。此次新冠肺炎疫情给中医针灸发展带来了新机遇,也面临了新挑战,在传统理论体系和临床研究的基础上,如何做好中医针灸的传承与创新发展?请问您对新体系有什么建议?谢谢

方邦江教授:首先,对未来新冠肺炎发展趋势,我们既要基于现代医学和中医传统的认识,让宏观和微观相结合,病和症相结合,在前面讲座中我也提到了,病症相结合是目前我们国家中西医结合最成熟的一个模式,包括葛洪“青蒿轧汁治疟疾”就是病症结合。现在我们要更深入地研究揭示中医药针灸治疗新冠肺炎疾病的机理,进一步对现代医学的认识,把国内外病例分析的认识结合起来, 与国外中西医同仁们相互学习交流,提升中西医结合诊疗水平。

  其次,我认为目前要创建中医对新冠肺炎疾病新的理论体系,在疫情发生之初,对新冠肺炎认识它就是个传染病,不是寒也不是六淫, 中医要加大团结力度,遵循中医自身的发展规律,重视对中医传染病温病学理论的学习、认识和提高,我觉得SARS以后,不管是中医还是西医对传染病的认识有所松懈,这次新冠肺炎传染病又卷土重来,给我们敲响了警钟。习总书记讲道,我们要加强防火墙,包括中医药的防治和应急,我觉得这是很大的提高。未来的新体系,第一,我认为构建体现中医特色的中西医结合的防控重大传染病救治体系要应运而生,这是从国家层面,从医院到医疗,包括我们医务人员多学科的重组,要体现救治病人为主体,尤其是要加强危重病症体系的平台建设。第二,我们提出了一个“急性虚证”全程补虚的理论体系,重视“截断扭转”,不管是中药还是针灸的截断方法,都要早期防治轻症普通型向重症转化,向危重病人的截断逆转,要向痊愈治愈的方向发展。第三我认为要重视循证评价或效应机制的结合研究,这样我们中医才能走的远走的深,团结更多的西医同行一道,为构建具有中国特色的中西医结合的新医学,在急症危重病当中得到深入广阔的发展,带来深远积极的意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