世界针灸学会联合会

国际专家抗疫大讲堂第十五讲 刘清泉教授在线答疑汇总

作者:世界针联 来源:世界针联 点击:720次 更新:2020-06-11
  

  由世界针灸学会联合会、中华中医药学会、中国针灸学会主办的「国际抗疫专家大讲堂系列讲座」第十五讲邀请到了中央指导组专家、国家中医医疗救治专家组副组长、江夏方舱医院院长、北京中医医院院长刘清泉。直到3月10日休舱,江夏方舱医院累计收治的560多名轻症患者没有一名转成重症。

  刘院长介绍了新冠肺炎的主要症状和传播特点。他说,中医治疫病有悠久的历史——明末医学家吴又可的《瘟疫论》精准认识了传染病原、传染途径等。在新冠肺炎病人中,80%是轻症和普通症,不同病程的病人关注点不同。早期干预防止转重,才能降低死亡率。他强调,中医诊疗必须在病因下功夫,在此次核心病机的认识上,西医和中医虽有不同说法,但有相通之处。基本治法是化湿、解毒、清热,根本是顾护阴津、防止厥脱。刘院长还推荐了一些方剂和药物,考虑到海外中医师在国外中药资源不足的情况下,建议最大限度利用现有药物,也可以用当地药物组成方子。在答疑环节,专家解答问题汇总如下

P3.png

问题1:关于COVID-19新冠肺炎重症治疗,在武汉重症治愈率是非常高的,著名的雷神山、火神山以及金银谭医院都是重症病人,治愈率超过80%,包括抢救李文亮的两位同事都是从死神中拉回来,是怎么样做到的?目前世界各地日益严峻的治疗死亡率,比如美国纽约重症死亡率高达80%,意大利,西班牙治疗效果也不看好,甚至是比利时治疗的死亡率高居世界之首,比利时不缺医,不缺药,比利时有著名的杨森医药公司,库存了重要的药物,也不缺现代技术,比利时各项医疗技术领先世界是有目共睹的,在比利时也是不缺治疗病床,更不缺呼吸机,治疗仍然的不如人愿,武汉重症治疗的最大优势是什么?

——比利时中医药联合会会长 陶丽玲

刘清泉教授:这个问题提的非常好,在早期(武汉)新冠肺炎重症患者死亡率确实是比较高,因为救治的办法不多,包括呼吸机和ECMO的使用,经验都不是很丰富,这是当时死亡率较高的原因。到了2月中下旬,在武汉这些重症患者每天死亡人数150个左右,这种情况下我们提出了“如何进行中西医协同救治来降低病死率”这个理念,立即得到国家卫健委的响应并实施组织,于2月19日成立了12个中西医协同救治专家组,每个专家组有1名中医专家、1名西医专家和1名武汉当地的专家,12个专家组分别进入武汉市所有定点医院,对重症和危重症患者的进行巡查和诊治达一个多月,也就是说武汉所有重症和危重症的患者,都得到了中医“一人一方”的治疗方案,包括口服汤剂、鼻饲、灌肠,以及中药注射剂,比如血必净、参麦注射液、生脉注射液、痰热清注射液、热毒宁注射液等,患者通过这个过程都得到很好的治疗。在治疗过程中注意有这样几个环节:第一,新冠肺炎重症患者用上呼吸机,基本都会出现人机对抗,也就是说患者上了呼吸机,出现了人与呼吸机合拍不上、氧合也上不去,那么西医所采取的措施就是镇静、镇痛和肌松,但这时中医就可以采取很简单易操作的方法来协同治疗,比如用大黄灌肠(或灌胃),或芒硝灌肠,采用“通腹泄浊”、“肺肠同治”的办法,能迅速地把镇静、镇痛和肌松的剂量降下来,患者能很快脱机治疗,这个环节中医能发挥重要作用;第二,新冠肺炎重症患者易出现感染、休克、循环衰竭、低氧血症等严重症状,我们及时给予生脉注射液、参麦注射液,协作于去甲肾上腺素,能够使去甲肾上腺素剂量很快下降或减少,这样能尽快帮助纠正休克,使病情得到好转,当然还有其他环节的参与,血必净早期干预对炎症风暴的抑制等都有非常好的治疗作用。

  我们这个专家组团队是12个小团队,巡查从2月20日开始走遍了武汉市所有的定点医院的隔离病房和ICU病房,四五天以后死亡人数从三位数降到两位数,到月底就下降到二十以下,应该说在这次重症和危重症的抢救中,中西医协同抢救发挥了各自的作用和优势,最终大大提升了病人的救治率。


问题2:莲花清温胶囊是冠毒症首选药吗?仅适用于有症状者和轻症患者吗?有何副作用吗?因海外的人都在疯狂抢购。

——巴西的针联副主席 惠青

刘清泉教授:至于这个问题,不能说“莲花清瘟胶囊是治这个病的首选药物”,我们中国在这次抗击新冠肺炎疫情经验中,证明了莲花清瘟胶囊(或颗粒)和金花清感颗粒这两个药对轻症和普通型是治疗有效的药物,在刚才讲座也讲到,这两个药物具有清热、解毒、化湿功效,又是治疗流感有效的药物,所以基于临床实践我们推荐了这些方药,但是其他具有治疗流感的中药是否有效,没有经过临床研究(没有推荐),但我们推理它可能会是有效的,后来我们也做了一些体外的模拟试验,验证了其它中药也有效。莲花清瘟胶囊(或颗粒)是一个很好的药物,它是麻杏石甘汤合加上银翘散,加上鱼腥草用以清肺热毒,加上红景天可提升免疫力,又加了大黄来泻下,藿香用于芳香化浊,所以这个方子对于治疗新冠肺炎疗效很好。金花清感颗粒里面有藿香、柴胡、黄芩这些药,也有很好的治疗作用。莲花清瘟胶囊(或颗粒)因含有苦寒的大黄,脾胃虚寒的人要慎用,个别患者可能会出现腹痛、腹泻增多等症状。


问题3:此次新冠肺炎传染性极强,在高强度的工作压力下,支援湖北医疗队做到了零感染,那么中医药在保护医护人员方面发挥了什么作用?西医医生也接受了中医药的保护吗?

——美国华人中医师 王医师

刘清泉教授:这个问题很重要,但是无法用科学规范的结论去答复。在这个新冠肺炎疫情中,绝大部分的医护人员和民众都服用了中药预防,提升自身的免疫力,比如武昌医院的医护人员在每天上班之前,都要喝一杯他们自制的“苦咖啡”(中药汤剂)。各个医院都采用了不同的中医方法来提高自身免疫力,比如服用黄芪、党参、藿香、苍术、生姜、大枣等。总的来说,中药在提升机体免疫力、保护医护人员方面发挥了一定作用。

题4:从SARS,MERS, H1N1 到COVID-19,烈性传染病越发频繁,温病学如何改进以适应现代传染病的出现与变化?此次新冠肺炎疫情与2003年“非典”的有哪些异同?取得了什么样的经验?

——新加坡华人中医师 李医师

刘清泉教授:关于第一个问题,实际上中医里的温病学已经涵盖了所有相关的传染病特点,对外感病毒也有很好的描述,比如说张仲景讲到以寒为主的伤寒救治体系,目前它被认为是中医里最经典的理论体系;李东垣在《内外伤辨惑论》里主要是有内伤基础的传染病特点,补中益气汤的使用;吴又可的《瘟疫论》中是夹杂湿浊特性的传染病(疫病、瘟疫),提出“邪伏膜原”理论;从叶天士到吴鞠通提出温病的三焦辨证论治,应该说中医对于传染病的诊疗有了完整的体系。从2003年SARS、2009年H1N1再到今年的新型冠状病毒肺炎,病毒对人类的攻击越来越频繁,我们确实需要对经典的温病学理论进行去思考与探讨,在当今这样中西医并存的情况下,整个医学应该如何更好地发展。比如说现在这次新冠肺炎重症和危重症病人,用上了呼吸机和ECMO,使我们对这个病的危重状态有了更深的了解和认识,有助于进一步探讨病毒和传染病特点。我们应该认真梳理温病学的理论,结合当今优秀先进的西医技术,与中医融合发展,即用中医的道融西医的术,对现代传染病的出现和变化深入研究,形成我们当代中医治疗疫病的特点。

  关于第二个问题,此次COVID-19和2003年SARS有着决然不同的特点。第一,SARS是热毒病或温热病,它是以温热为核心,而COVID-19是湿毒疫,以湿为核心。从发病的初始症状表现来看,SARS以高热为主,COVID-19是低热、缠绵难愈。第二,SARS只侵犯于肺,很少损及其他脏器,但是COVID-19侵犯于肺、肾脏、心肌、睾丸,甚至有发现新冠病毒侵犯入脑,所以它是多器官损害的疾病,这个病毒非常刁钻,它跟SARS还真不太一样。第三,从治疗周期来看,SARS的治疗周期相对较短,治愈后很少复发,而COVID-19周期相对要长,缠绵难愈,治愈后有复阳的情况,这是湿性特点。以上是它们两者的不同之处,总的来说,COVID-19和SARS是决然不同的两个疾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