世界针灸学会联合会

张伯礼院士国际抗疫专家大讲堂在线答疑集锦

作者:世界针联 来源:信息部 点击:2234次 更新:2020-04-09
  

  由世界针灸学会联合会、中华中医药学会、中国针灸学会主办的「国际抗疫专家大讲堂系列讲座」第二次课程于北京时间3月25日22时成功举办。本场讲座,我们邀请到了中央指导组专家、中国工程院院士、天津中医药大学校长张伯礼院士。

P3.jpg

  张院士此次讲座以“中西医结合救治新冠肺炎——中国方案的亮点”为题,为大家介绍了病症、对病毒的认识、西医的认识、病情发展过程、中医“抗疫”的历史、中医对疫病的认识、 流行性病学特点、中医的优势等。张院士重点介绍了江夏方舱的成功模式和中草药、中成药和中药注射剂对不同阶段病人的疗效。本次线上讲座累计参与人数约2614人,来自世界各地20个国家。在答疑环节,张院士解答了9个医生关切的问题,汇总如下:


问题1:预防方需要用多久?是否要反复使用?

——瑞士的中国-瑞士中医药中心

张伯礼院士:预防方,在国内我们强调不需要人人服药,但是对于医务人员经常接触病人,或者自己身体有不适,或者表现出脏腑有虚损,阴阳失衡的状态,应该吃些药(预防方),如密接的、发热的、留观的等都服用了预防方。另外,我再透露个秘密呢,我们大部分中医大夫都服了中药方,我们都给医生服了补气养血、清热解毒的中药,正气存内邪不可干,在里面大夫都很辛苦,穿着几层隔离服,在里面一呆就是五六个小时,不能喝不能吃不能拉不能尿,里面汗都出透了,我进去一会儿就汗流浃背,所以汗多伤阳,气虚严重,再加上过于疲劳,所以我希望给我们医务人员都能开点药,包括参脉饮、竹叶石膏汤,清内热,补补气,以生脉饮为主方来加减开药。有人问我是否需要预防,一般来说服药7-10天即可,剂量不宜太大。


问题2:对于住院重症监护室患者,中药介入价值何在?

——瑞士的中国-瑞士中医药中心

张伯礼院士:重症患者的治疗,要与西医医生商量,与西医同道们合作融洽,共同救治患者,所以谁有办法谁上,只要能救患者的命,没有学术门户之见。所以对于住院重症监护室患者,中药介入的价值,就是救命。我刚举例说如人体对抗,呼吸机插管供氧,人机不结合,往往表现出来是腹部胀满,这种情况下膈肌抬的很高,西医用肌松剂,使肌肉放松了,气管也放松了,痰又排不出来了,而中医通腑,承气类方很容易就能解决问题,西医也很高兴,一下子就把问题解决了。患者一下子拉了很多,护士需要清理,可护士说宁愿给患者清理粪便,也愿意把患者的呼吸调好了,否则需要一直调呼吸机,护士也很辛苦。很简单的一个问题中医就解决了,所以多跟西医大夫沟通,协同治疗。


问题3:在欧洲无法买到麻黄和细辛等几味中药的情况下,有没有可能给国外提供替代抗疫方?

——中国-葡萄牙中医药中心

张伯礼院士:麻黄没有,可以用香薷,香薷即夏日麻黄,也有发汗解表的作用,不一定非要用这味药,只要治疗大法一样就可以。


问题4:在预防期和发病早期,可选择具有增强干扰素功能、抗病毒、抗炎为主的单中药服用吗?比如甘草,黄芩 ,苦参,紫锥菊,百里香,黄芪,黄连?

——西班牙中国针灸中心

张伯礼院士:有人问单用甘草,其中含甘草素一种免疫抑制剂行不行?这个我就不敢随意评价了,中药还是要组方,单纯用一味药,如注射剂,都是经过临床评价后才给大家推荐,没有临床证据,难以推荐。单用一味药行不行,我没有这方面的经验,不太好回答。


问题5:国内抗疫取得初步胜利,在与西方分享治疗经验,沟通和交流平台中希望得到真实的有关中医治疗方面的信息,在末来可能派遣的医疗专家队伍中考虑中医人员的配备,请张院士支持。

——西班牙中国针灸中心

张伯礼院士:我们介绍的都是一线总结的经验,都是真实的信息。但希望结合你们当地的天时、地理、病人具体情况参考使用。有关派遣医疗专家的问题,这个不是我们能决定的。


问题6:在国外用方剂组成中成药有困难,请问使用青蒿素如何?现在有什么剂型?服内青蒿单味药是否可以,对轻病、重病和体质不同的人如何用量?

——西班牙中国针灸中心

张伯礼院士:因为没有相关临床证据,不建议使用青蒿素类制剂,也不推荐使用单味青蒿中药。


留言答疑

问题7:位于南半球毛里求斯現正处暖季转凉兼雨时节,現爆发新冠疫情,我们认为当属中医的“瘟疫”,逐步兼有“阴湿”之患,病因为感受“疫戾”之气而袭肺,湿阻中焦,寒热夹杂使浊毒上受肺金,逆传心包而成危症。据此“温(阴)、湿、浊毒”及“三因制宜”原则,当地华人受西方饮食习惯影响喜生冷,脾胃普遍虛寒。所以我们认为预防以“健脾祛湿、益气固表”,治法宜“清凉攻下”。结合当地中医药现状,我们总结了以下药方,请张院士请指正:

预防:口服玉屏风颗粒;

观察期:口苦乏力肠胃不适:小柴胡+藿香正气水(丸);乏力伴发热:连花清瘟颗粒;人参败毒散加味;

临床确诊:

1)初起轻型普通型:方舱医院“肺炎1号”配方颗粒,

2)初起,先寒后热,舌苔粉白,达原饮加味辟秽化浊(车前子、竹心),腰背项痛、加羌活,眼眶痛、鼻干不眠、加干葛,寒热往来口苦加柴胡;热郁发黄,加茵陈、青蒿

3)苔黄痞满、烦渴,里邪上传肺金:栀子豆豉汤加味取吐;

4)苔黑、芒刺,燥结便闭,邪传里急下:大承气汤

——毛里求斯针推协会

张伯礼院士:治法以辟秽化浊,清热解毒为宜。证法方药均可参照温病治法。多是卫气同病,入营少,多是气营两燔,注意加用凉血,透营转气之品。


问题8:因为中医药在世界各国合法应用和普及尚有困难,在治疗中不一定能中西并用,想问张院士冠状病毒从感染发病到治愈大概过程需要多少时间,治愈后出现返阳率的原因和后遗症的机率有多少,可以预防吗?

——来自巴西的中医医生

张伯礼院士:据统计现在出院患者的平均住院日,除湖北以外,全国住院时间最短的是海南省5天,最长的是广东省12.75天;除了湖北以外,全国出院患者的平均住院日是9天多一点,湖北省平均住院日是20天。治愈后返阳多为痰栓,沉寂在肺中小气道,痰栓中包裹病毒颗粒。痊愈后,肺功能渐复,将痰栓排出,带出病毒。但病毒是死病毒,RNA没有破坏,故核酸仍呈阳性,但一般没有传染性了。


问题9:法国昨天报告确诊病例22300例,但是疫情还远远没有达到拐点。这里的患者有湿热的特点,您建议选择哪一个方子,比如在清肺排毒汤基础上做哪些调整。患有免疫系统基础病例如红斑狼疮,类风湿性关节炎的患者,在不停用西药治疗的同时,在清肺排毒汤基础上做哪些调整为宜?

——法国时空针灸学院

张伯礼院士:清肺排毒汤去麻黄细辛,加香薷、白芷。红斑狼疮可继续服用西药,方中加青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