世界针灸学会联合会

仝小林院士国际抗疫专家大讲堂在线答疑集锦

作者:世界针联 来源:世界针联 点击:2683次 更新:2020-03-27
  

问题1:病毒感染是否根据不同国家国情气候有所变异预防病毒感染措施有否差异(比如巴西开始感染是夏天气温一般34—28度)?

回答:马里兰大学研究表明病毒与纬度、温度都有关系。沿狭窄的东西向分布,大部分沿北纬30-50度这样一个走廊,大致湿度在47-79%传播且速度很快,这只是一个学说理论,等疫情结束我们还是要根据实际情况进行总结。我们要根据每个地方的实际情况不同,三因制宜,比如温热气候的治疗与寒湿气候的治疗不同。吴又可的达原饮适用于寒湿早期,到5-6月初夏易化热入营,出斑化斑等。每个地方还是三因制宜根据当地实际情况制订。


问题2:南美洲气候未转冬,疫情来势凶猛传播迅速,经济不稳定,核酸检验设备供不应求,中医中药不允许进口,医疗机构不能及时跟进,南美洲各国疫情严重,巴西,阿根廷已封锁边境,死亡率不断增加,请问仝院士在这种情况下有何治疗、预防的新建议?

——巴西的针联副主席惠青

回答:建议当地中医医师可以先把当地疾病的情况观察清楚,好多国家当地的中医师本身就是中国的中医精英,水平很高,可以全过程观察患者情况:比如早期的症状、中期的症状,危重期的症状、恢复期情况等,再参考我们国内的治疗制订出当地的通用方。如果病人大面积出现,一人一方不容易做到,并且病毒传染性强,现在意大利等地已有很多医生感染,建议可以根据武汉的抗疫方基础上根据当地实际情况进行加减。


问题3:希望了解中医药在武汉使用的真实情况;

回答:当时武汉当地大量患者积压,门诊量增大后,好多患者得不到治疗,这些患者后期有可能转为重症,那时患者抢救几率小,救治成本大。针对这种情况武汉市新冠肺炎防控指挥部医疗救治组发出了中医抗疫第一“章”,同时通知在武汉大面积的发中药,即武汉抗疫中药协定方,也叫1号方。这是我2月1日拟订提交给当时的武汉新冠肺炎防控指挥部,由国家中医药管理局前线指挥部、湖北省卫健委的中医处、武汉市卫健委的中医处联合商定发的。这个方是我与湖北省、武汉市专家组讨论后拟定的新冠肺炎疑似病人的推荐通用方,含主方与根据不同症状的九个加减方。2月2日武汉市政府和武汉当地医药企业联系紧急连夜熬制2.7万袋中药在社区大规模免费发药。由于患者太多,且武昌区发病率太高,这些药犹如车水杯薪,当地政府又紧急联系连云港医药公司在3天之内赶制1号方及4个加减方4.2万人份,累计共14天的用量,做成颗粒剂进行免费发放给武昌区。截止3月13日,累计在武昌区、东西湖区等几个区市共发放70多万副中药,累计5万多人份。经过中药治疗一段时间后大大缓解了疫情。在武昌模式的带动下,武汉又大面积发放2号方,3号方等中药,几乎涵盖了整个武汉市。中药的发放使端口前移,重心前移,把疫情防控到社区这第一道关口,在疫情控制中起到了很重要的作用。


问题4:很多初期轻症患者是中药治疗结果还是自然恢复,是否有科研支持;

回答:我们会逐步拿出科研成果。我们总结的几家医院刚刚把几百例甚至上千例的基础信息总结输入进去,等结果出来还要一段时间。同时我们还和几个地方的研究团队共同进行总结,这个总结不光局限于中医药的使用上,这个总结过程都需要时间。我们已经发表了一些研究成果,尽管有些不是双盲的、随机的、对照安慰剂的,但基本能说明问题。


问题5:重症监护室中医药介入是否有价值,怎么做,有研究吗?建议如何在目前西方国家推广。

——瑞士的中国-瑞士中医药中心主任董红光

回答:这个问题很难,涉及各个国家医疗法规、政策,能不能使用中医药完全取决于当地政策。中国的重症监护室可以使用中药的注射剂,例如热毒宁注射液,参附注射液、生脉注射液等都可进行使用,国外是否能用值得探讨。中医药用于重症监护室患者尤其戴呼吸机的病人时很不方便给药,有些患者胃肠胀气明显,更难给药。如果患者无胃肠胀气可通过胃管给药。在临床上我们也用过参附、四逆汤等方剂的加减进行治疗,包括重症患者大便不通可用大黄颗粒剂进行冲服都是可行的。


问题6:国内疫情的狙击战控制的非常好,尤其是中医药产生巨大的作用,但是在欧洲以西医为主导的医疗体制怎么样运用中医药?

回答:这个问题提的很好,在我们国家实际上西医也是占主导,可能比中医师多很多倍,这种情况是国家的政策导向,特别是党中央国务院认识到中医的重要性,重视“中西医并重”这样的一个局面。在欧洲以西医为主导的医疗体制下运用中药,我觉得主要是通过你们这个华侨的中医师能够把中医药用到社区,用到你们周边的患者群体、学校或其他机构来预防,你们肯能是最直接、最有效的推广中医药的一支队伍。


问题7:没有症状的人需要服用中草药吗?服用多长时间?每天一包?单独运用玉屏风散?清肺1号方?还是同时运用?

回答:我觉得如果是检测查出核酸阳性、没有症状的患者,建议还是吃上治疗的中草药方,预防其发病;若没有确诊、没有症状,只是预防性给药,建议根据具体情况,身体很好的也不一定非要吃药,本来体质较弱特别是寒湿体质,应该适当吃一些预防的药物,若需要,我们也可以提供预防的方子。因为预防是多种方法,不仅仅限于中草药,还有各种理疗非药物的疗法,包括体育锻炼方法等等都是有效的。


问题8:如果当地医疗能接受中医治疗,是用中草药汤剂还是中成药呢?艾灸?刮痧?

回答:我觉得这些方法都是可以使用的,要根据具体情况而定,我的主张是在治疗上,确诊为新冠肺炎病人的尽可能去用中草药,因为中成药药物含量相对低一些,很多中成药是用汤药做成,一副药做成三天的量,剂量可能不够;中成药比较简便,容易服用,这是它的优点,所以对于不能接受中药汤药苦味的,可以服用中成药。主要是注意早期确定为是寒湿证型,不要过用苦寒药,这样会更加伤脾胃。

艾灸刮痧这些方法,都是非常好的,但是建议尽量多在家里培训,让他们自己去做,因为这种基础性的感染几率是很高很高的,所以在社区里如果防护不到位,我的建议还是尽量培训患者在自己家里实现这种非药物疗法,和一些自我保健的方法。


问题9:怎么看待李跃华医生提供的微量苯酚穴位注射治疗。欧洲很多医生感兴趣

——比利时中医药联合会会长陶丽玲

回答:关于这个问题,国家已经有了明确答复,我就不多讲了。


问题10:由于法律原因在西班牙预防肺疫主要建议服用玉屏风散,当地患者有带高血压病症的 ,建议如何调整?

回答:玉屏风散是个很好的药,对于这种虚人容易感冒的是非常好的药,有高血压的患者,如果是这种虚证的患者,易感人群,应该是没问题的;如果说这个有高血压病基础病症的患者是个实证患者,那这种情况就不必要吃药。


问题11:马德里轻症患者发热以午时之后开始上升到戍亥时之后减少和回复正常,辰巳时体温低于正常,这种情况建议服用哪个方剂?

回答:我认为午后发热,多见于湿热,个别虚热,要根据具体是湿热还是虚热具体分辨,如果是湿热的话建议用甘露消毒丹,虚热的话可以考虑用青蒿鳖甲汤,如地骨皮、青蒿、鳖甲之类药物。


问题12:国内抗疫取得初步胜利,在与西方分享治疗经验,沟通和交流平台中希望得到真实的有关中医治疗方面的信息,在末来可能派遣的医疗专家队伍中考虑中医人员的配备,请仝院士支持。

——西班牙中国针灸中心主任陈春信

回答:国家已经在考虑这方面的问题,国家中医药管理局的领导都在考虑这些方面的问题,一旦需要的时候,肯定中医队伍会能派上去,而且肯定派一些有经验的经过实战的医生,但是我认为,在外的华侨医生本身就具有很高的水平,在中国的医生没派去之前,应该积极参与治疗,中医治疗在有些国家治疗效果还不错,只要认识清楚了,这个病在早初期治疗并不是很困难。


问题13:法国患者发热用抗生素AMOXILLINE BIOGARAN 500mg 和退烧药止痛药 Doliprane 1000mg ,与清肺排毒汤可以联合运用吗?在什么情况下可以停用抗生素和退烧止痛药?

回答:这种情况首先要确定是否有继发性的感染,如果确定有继发性的感染,抗生素是可以用的,但如果没有继发性的感染,只是单纯的新冠病毒,就没有必要用抗生素,在退烧方面,清肺排毒汤是可以的,可以不用退烧药,如果烧的很高,临时用一两次退烧药也是可以的。


问题14:巴黎所见患者咳痰不爽,胸闷胸痛等与武汉患者相同,但是舌质红底瘀,舌苔黄厚腻干,以痰湿热郁肺失肃降为主,在清肺排毒汤里建议进行哪些加减?

回答:我认为这种情况可能是由寒湿变成淤而化热化燥,在清肺排毒汤的基础上可以加一些清肺的药,如黄芩、桑白皮、知母等。


问题15:由于医规管制,目前中医不能在医院里参加治疗。我们已经向国内反映,援外专家团队里一定配置中医和针灸专家,请仝院士也帮助请缨。

——法国时空针灸学院主任朱勉生

回答:我认为在医院的治疗中存在很多法规的问题,当地政府是否能够让中医介入治疗不敢确定,但是在援外医疗队里将来可能会配备一些中医和针灸专家,从目前的体会来看,社区的防控是最重要的,希望各位华侨中医师们能够为自己的社区防控多做些有效的工作,多为病人、粉丝们做一些预防和治疗的工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