世界针灸学会联合会

中外佛教医药交流

作者:熊世升 来源:中国中医药报 点击:1827次 更新:2013-08-06
  

    中外精通佛教的医药家们不仅为本国人民的医疗保健事业鞠躬尽瘁,而且还飘洋过海交流医技。

  宋、金、元朝,有一批僧人前往日本。如浙江高僧兰溪道隆、无学祖元,他们赴日时均带去了大量医籍与药材。

  明末的陈元贇,杭州人,27岁时到少林寺出家学习拳术,寺中藏有珍贵的医籍和伤科草药,他曾管理寺内药材,余暇刻苦研读医书,对医药、针灸、气功、武术饮食诸方面多有建树。1619年东渡,他在日本期间与当地医药界人士交往酬答,对日本的医药学发展做出了贡献。同朝同乡的戴笠,1653年前往,1654年结识了隐元禅师,皈依禅宗,人称独立禅师。他以岐黄济世,医愈难症,人称神医。他尤擅痘科,医著有《痘疹百死形态传》等8种。他的《万病回春》风靡日本,促进了龚廷贤医学在日本流传。

  澄一,杭州僧人,1653年飘洋过海,住长崎兴福寺,精医术,著有《慈济轩方书》6卷,在日本佛教界和医药界声誉鹊起。隐元隆琦,祖籍杭州,长期修禅于嘉兴等地,1653年冬东渡弘法,首开法于长崎兴福寺,在中日佛教传播史上可与鉴真相媲美。他在医药学上的博识广见为日本同仁所折服。

  明末清初的心越兴俦,金华府僧人,精医,1677年飘洋东瀛,与澄一等人交往甚密。同时,萧山竹林寺女科医僧著书行世,明清间亦与日本医僧有友好往来。日本享保间(雍正年间),日医香月牛山著《药笼本草》一书,通过竹林和尚道本,请中国名医赵玉峰作序。当时赵氏旅居长崎,牛山、道本、玉峰,书札往来,诗酬唱和,山门人问庵藤将其往来诗文刊载在《药笼本草》书后,题为《万显神交》,留下了中日医学交流的一段佳话。

  在浙江籍僧侣医家东渡传经送宝之时,日本医药界人士亦纷至沓来。隋唐时期,每次随同日本使节来华的,有长期在华学习的“留学僧”和短期访问的“请学僧”,他们中的许多人在浙江天台、宁波等地修禅,是为后来日本天台宗渊薮。日本流传的《康治本伤寒论》就是当时僧人带回的抄本。在医学史上有名的如药师惠田、羽粟翼、菅原椎成、玄昉,他们回国后仅服务于上层社会,造成了16世纪前的汉方医学权属于宫廷贵族的现象。

  1168年,日僧荣西千里迢迢来到宁波阿育王寺、天台国清寺修行,后又到杭州,畅游杭州寺庙,得知饮茶可以养生延寿,回国前便从灵隐、天竺一带寺院中携取了优良茶种,耕耘在日本山城栂尾山上,栂尾茶便被日本人称为本山茶。荣西还根据所学到的中医药知识,编著了《吃茶养生记》风靡日本。

  1235年日僧圆尔辨圆先后在杭州历访灵隐、净寺诸寺的名僧,回国时带去了寺院医药等书籍数千卷,为中日文化交流锦上添花。

  在中日医药交流中日方的杰出人物还有僧人月湖,1452年他开始寓居杭州,收搜中医药名著,并撰写了《全九集类证辨异》4卷医书,该书中国版已失传,南京古籍图书馆尚保存一部,弥足珍贵,日本有文政元年(1818年)印本,是中日医学交流的佐证。回国后大倡金元医学。

  1487年,田代三喜以僧人身份来华,在杭州追随月湖学医,月湖是浙江名医虞天民的弟子,虞氏是朱丹溪的弟子,朱氏又是杭州灵隐寺僧罗之悌的大弟子,医学一脉相承。田代三喜在杭州共生活了13年,于1498年学成归日,脱僧籍行医。值得指出的是古代浙江佛教医药家们的对外交流主要云集在日本,这不仅对中日佛教医药学的发展大有裨益,也大大丰富了中医药学的宝库,为东方文化的国际交流提供了楷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