世界针灸学会联合会

针灸的国际化与现代化

作者:王雪苔 来源:本站 点击:1992次 更新:2013-08-06
      我国针灸在几千年的发展过程中,经历了几个阶段:一是原始经验积累阶段,这是从史前时期到西周时期;二是理论体系形成阶段,这是从2700多年前春秋时期开始的;到了公元7世纪的唐朝进入第三阶段,针灸成为专门的学科;20世纪下半叶以来,是第四发展阶段,这一阶段的特点是针灸国际化和现代化。以下分别加以介绍和分析:
 
    1 针灸国际化
    谈到国际化,在距今1500年前中国针灸就传入相临近的国家,如日本、朝鲜、越南等。20世纪50年代起,新中国成立为标志,国外是二战以后,针灸不仅在亚洲,而且开始向欧美和其他大洲发展,真正出现了国际化的热潮。现在世界上开展针灸医疗的国家和地区已达140多个,针灸医学已经成为世界医学的一部分。中国南极科学考察站中采用针灸治病,北极圈中也有中国人开的针灸诊所。针灸已经传播到世界各地,当然还存在着发展的不平衡。今后针灸发展的趋势不是国家和地区的增加,而是在已经有了针灸的国家和地区内进一步普及和提高针灸,使这些国家和地区的人民接受更多、更好的针灸医疗服务。在140多个国家和地区中,亚洲发展较好,如南北朝鲜、日本、越南、新加坡,地区如香港、台湾、澳门等,从业人员比较多。越南有2万多人从事针灸,地位较高。日本有针灸执照者相当多,但不一定都开业,只是作为主业失败的补充,针灸师、针灸按摩师、针灸正骨师合计不下10万人。在亚洲以外,针灸发展有一个规律,这个规律与我们过去的想法不太一样。过去我们认为,针灸的“简便验廉”的特点决定了经济不发达国家容易接受。但是,情况却不是这样,针灸最容易打进去的还是发达国家,不发达国家如非洲,虽然也有针灸,发展并不理想。像美国、加拿大和一些欧洲国家针灸发展较快,非洲和拉美则发展缓慢。说明在发达国家,现代医疗手段虽然很多,却很多疾病解决不了,而且现代的医疗手段、生活环境又造成新的问题,反而更容易接受针灸疗法。现在的美国估计有2万多人从事针灸,奥地利有5千多人,估计全世界大概有20~30万人从事针灸。针灸的国际化和现代化离不开这样的历史背景:即二战以后相对稳定的国际形势,科学技术有了新的发展,各国、各地区之间交通、信息交流更加容易和快捷,促使针灸走向全球化的历程。在这个历程中,起作用的有如下几个因素:
    (1)针灸自身的疗效,这是最有说服力的,逐渐被一些国家和科学工作者所接受。我国的针灸科研成果也起到了帮助外国人了解针灸的重要作用。二战以后,化学药物虽然红极一时,但其毒副作用逐渐引起人们的关注与警惕,另外还有饮食起居与环境污染问题等。所有这些,都使人们认识到不能盲目追求现代生活方式,要回归自然。在医疗上就要寻找既能解决问题,又毒副作用小的治疗方法,针灸正好符合这些要求。因而针灸令西方首先接受,并呈现着加速度的发展。
    (2)在针灸走向世界的进程中,中国起到了关键性的作用。中国政府的重视、多年的研究成果、成立中医针灸高等院校与国际针灸培训中心等等,都为扩大针灸医学在国际上的影响和向国际输送针灸人才做出了贡献。中国的香港与台湾也做培养针灸人才的工作。
    (3)世界卫生组织在针灸的发展上也起了重要的作用,做了大量的工作。在世界卫生组织总部设有传统医学办公室,管理世界各种传统医学。针灸在这里占有很重要的位置。自从20世纪70年代以来世界卫生组织先后在我国北京、南京、上海和日本、越南建立了针灸研究培训合作中心;1979年公布了推荐针灸治疗的43种疾病;世界卫生组织还直接主持了针灸标准化,首先是名称的标准化,先由西太区做起(1982年),以后由日内瓦总部作为全世界的标准正式发布,确定了由汉语拼音、代号、汉字组成的穴位标准名称。2003年11月2日,西太区又召开会议,研究穴位位置的标准化问题,准备利用2~3年时间解决位置的标准。世界卫生组织另外一项重要工作就是制订《针灸临床研究方法指南》及《针灸基础培训与安全规范》。针灸临床研究十分需要规范化,《指南》提出很多问题值得重视,当然也还存在一些缺陷,需要完善。再就是1987年帮助成立了世界针灸学会联合会,这是世界上最具代表性的组织。此前,有一些国际组织,比较大的有二战以后在法国成立的国际针灸协会(SIA),现在仍有活动,但它只吸收个人会员,因此影响不大。奥地利成立的国际针灸与相关技术医学会(ICMART),他的特点是成员必须有西医身份。世界针联(WFAS)的规模与影响远远超过上述两个组织。目前,世界针联拥有43个国家和地区的76个会员团体,代表7万多名针灸工作者。世界针联起点高,每4年召开一次学术大会,每年召开一次研讨会。多数学术会议都是与世界卫生组织联合召开的。自1998年与世界卫生组织建立了非政府性的正式工作关系以后,世界针联不但可以派人出席世界卫生组织召开的世界卫生大会和地区性会议,还与之签订了每期3年的合作计划。由于得到世界卫生组织的支持,世界针联在国际上的影响越来越大,极大地促进了针灸国际化的进程。
    伴随针灸走向世界,有两件事值得引起重视:一是针灸教育,二是针灸立法。针灸教育发展较好的国家首推亚洲国家,除中国外,日本很早就有了针灸专门学校,目前有20多所,但只是培养针灸师,不是医师,近年来也成立了针灸大学,可以授予学士、硕士、博士学位。韩国有专门的韩医学院,也可授予学士、博士学位。越南也培养硕士、博士。西方国家的针灸教育开始不太正规,大多带有业余性质,不是全日制。近年来逐渐正规化向全日制发展。澳大利亚皇家理工大学,已开始培养针灸硕士、博士研究生。
    针灸立法近年来也有发展。亚洲几个传统的国家早已承认针灸,但在西方国家这还是一个新生事物。各国的立法情况不同,但总体情况是向前推进。如挪威,2003年9月开会时,其卫生部长讲,这次会后就要解决立法问题。此前挪威虽然有针灸医疗,但没有法律承认,不能纳入卫生保健体系。美国的各个州不同,大部分州已经立法。加拿大也是不同的省立法情况不同。总之,都在不断地发展。然而,同是立法,要求大不相同。有的是要解决生存权与发展权的问题。得不到法律承认,就不能保证生存权与发展权。尽管有的国家面对针灸医疗行为采取暂不干预的态度,但并不承认你是医生。针灸开业只要到商业部门取得许可即可,不需要卫生部门的许可。这样就造成做针灸的人良莠不齐的局面。许多不是针灸医生的人也在做针灸。如果要立法了,卫生部门就有权进行管理,考察针灸医生是否合格,可以剔除不健康的因素。这种立法对真正的针灸医生是有好处的,应该努力争取。有的是要争取与西医的平等地位。在中国,中医与西医是平等的,针灸医生都称Doctor,韩鲜、越南也是这样,新加坡和中国的港、澳是刚刚解决立法。日本不同,尽管日本很早就有针灸师,但针灸师比医师低一等,没有享受到医师的权利。日本最近新成立了针灸大学,要培养博士生,但博士生毕业仍然不能叫Doctor,阻力来自西医界。西方国家中,加拿大的卑诗省,针灸师、中医师上面还有高级针灸师、高级中医师,够上高级的,可以叫Doctor,这是法律明确规定的。卑诗省政府设有中医药针灸管理局,做的较好,在西方国家具有示范作用。美国的新墨西哥州针灸师可以称Doctor,别的州还不行。全世界范围内,争取立法的工作还在进行,争取平等的地位是很难的。美国的加州立法较早,尽管也不能称Doctor,但可入保险,有一些待遇与西医相同。但西医有意见,曾经主张修改这个法律,以中医师不懂西医诊断为借口,要求患者首先到西医处诊断后,推荐到中医治疗。目的就是要造成政治上的不平等,进而控制中医的病人,归根结底还是争夺经济利益。这种企图遭到中医师、针灸师反对,没有得逞。奥地利3年前,西医也反对针灸,背景是几个西药大药厂,担心针灸的发展会减少西药的市场。以上事例表明,中医走向世界的最大障碍是来自西医西药界某些带有偏见的人的反对,并且,因为他们能够左右卫生当局的决策,给中医药造成很大的困难。他们的目的无非是让西医把持针灸,不让中医染指。比如法国,针灸立法较早,二战后就成立了国际针灸协会,法国的针灸很有影响并有特色。代表人物是阮文仪,阮出生在中国云南,后来到越南,又到法国定居,90多岁去世,在欧洲影响较大。说到底,法国的针灸还是从中国传过去的。但在法国现在却只能西医做针灸,没有西医师资格的人根本不许做。我常问法国人,你们既然承认针灸是中医的一部分,不是西医的一部分,为什么做起针灸来还要反对自己的老师呢?这是很不合理的。当初把针灸带入法国的最有代表性的人物是乔治·苏利埃·德莫朗(GeorgesS.M.),他是当年法国驻中国领事馆的外交官,在一次传染病流行中,法国领事馆也救治病人,但效果不好,患者都跑到一个中国的老医生那去治,都治好了。乔治很奇怪,跑去一看,原来是使用针灸治疗。于是,他向老医生学习针灸,又利用自身有利条件,在中国到处拜访针灸医生,学习很多知识。最后,不做外交官了,回到法国积极推行针灸。20世纪30年代,法国就有了针灸,法国人称乔治·苏利埃·德莫朗为法国的“针灸之父”。我问,你们的针灸之父并没有西医的资格,为什么还称为“针灸之父”?如此说来,你们反对中医应该吗?现在法国的针灸情况不好就是因为只有西医才能做针灸,医科大学毕业再学3年针灸,而针灸收费又低,还不如直接就做西医。如果中医的地位提高,就不存在这个问题了。因此,针灸走向世界面临的问题实际上就是中医、西医的关系问题。诚然,不论在国内或国外的西医药界,都有一些有识之士,能够以学者态度正确地审视和对待中医药。然而不可否认的事实是,对中医药采取不正确不公道的仍然大有人在。我们中医药界从来没有反对西医药学的存在与发展,而且我们认为,从人类发展来讲,都有好处。可你们为什么要反对我们呢?实在是没有道理。这种现象随时都在发生,因为你的存在损失了他们的利益。这是当前针灸走向世界当中,